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梦](第三章)(08)[作者:缅怀]
[梦](第三章)(08)[作者:缅怀]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8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觉醒(八)
 
        --被囚禁的王荔梅-- 六月三日 星期五
 
    午休时,冯可依终于可以出去买内裤了。李秋弘所说的要的很急的材料,冯 可依认为并不是那么紧急,可一上午李秋弘不停地催,过一会儿就过来看看材料 做没做完,搞得冯可依只能闷头工作,一点出去的时间也没有。
 
    在锁好门的洗手间里,冯可依拿出纸巾擦干净被爱液濡湿的阴户,然后把新 买的内裤套在臀部上。
 
    只是没有穿内裤,阴户就不住分泌出爱液,搞得下身一直是湿漉漉的,这让 冯可依很惊讶,同时也很讨厌最近变得异常敏感的自己。明知道没有人知晓也不 会有人发现自己没有穿内裤,可是一想起自己的裙下赤裸着湿津津的下身,伏在 在办公桌上修订方案的冯可依便感到非常羞耻,心中弥漫着罪恶感,似乎自己做 了多么令人不齿的事情。
 
    穿着干燥的内裤坐在办公室里的冯可依瞧着桌子上的电脑怔怔发呆,今天早 上,在地铁五号线拥挤的电车里,她感到猥亵自己的,除了张翔一,还有另外一 个人。
 
    是翔一的朋友吗?或者,是有人看到了,便把手伸向了自己……冯可依猜测 着,可是不管是那种可能,都太恶劣了,她深知,在电车里做这种事情,太危险 了,不能再贪图那种无比刺激的快感了。
 
    明天还是再提前点出发吧!可是,不见到翔一,他给我的杠铃形饰坠银环怎 么取下来啊!真讨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该怎么办啊……冯可依又陷入了 进退两难的苦恼中。
 
××××××××××××××××××××××××××××××××××× 
    “可依追求者联盟会期盼已久的聚会终于开始了,大家举起酒杯,一,二, 三,干杯……”五支装满了红酒的高脚酒杯重重地碰在了一起。
 
    早就报名参加的刘裕美和王荔梅因故缺席,使得参加聚会的女性只有孤零零 的冯可依一个人。
 
    傍晚,远在安哥拉的王荔梅发信息过来,脑血栓复发入院的父亲已经过了危 险期,现在正在进行康复治疗,还需要陪护一周,最快也要下周末才能回来。而 刘裕美则因要务被总经理石成紧急派到了兴海,短期内也回不来。于是参加可依 追求者联盟会的除了冯可依外,只有营业统帅部部长余沢成,网络营销部部长张 勇,总秘书室秘书长张真和情报体系再构筑特别行动小组组长李秋弘四个男人。 
    参加聚会的只有四男一女,而且唯一的女性还是他们都很欣赏、都很憧憬的 冯可依,于是,酒桌上谈论的话题围绕着冯可依,热烈地展开了。
 
    “你们不觉得可依最近越来越香艳四射了吗?”
 
    “好像胸部变大了。”
 
    “难道是西京的寇盾先生来汉洲了,让可依得到爱的滋润了。”
 
    “天天与可依在一个办公室,荷尔蒙倍增啊。”
 
    渐渐的,话题开始移向冯可依的身体和性生活,介于玩笑和性骚扰之间的谈 论不断从四个男人的嘴里冒出来。
 
    冯可依感到很意外,其他人酒后乱性谈论这些也就罢了,可一贯绅士的李秋 弘竟然大反常态,不仅没有像一贯那样护着自己,反而更加不堪地说着那些令自 己脸红心跳的话题。还有张真,李秋弘说完一句,他就接一句,大有趁火打劫的 架势。
 
    冯可依只能压制住心底的不快,尴尬地苦笑着,所幸网络营销部部长张勇还 没有那么放形浪骸,时不时地回护下自己,这让冯可依稍微得到些安慰,感到自 己还能熬下去,不至于以后不好相见地拂袖离开。
 
    只是,李秋弘偶尔投过来的目光冰冷而无情,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 事似的,冯可依感到很奇怪,心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从今天早上起他就不大正 常,李秋弘他怎么了……
 
  同一时间,在月光俱乐部座无虚席的舞台上,赤身裸体的王荔梅被暗红色的 麻绳绑着手脚半吊在空中,反弓成半圆的上半身和龟甲形的绳缚让她丰满的乳房 夸张地耸立在胸前,嫣红的乳头上挂了两个银光闪闪的铃铛。在她身后,一个又 丑又胖的男人拿着硕大的红蜡,正把滚烫的蜡油往她背臀上淋,对她做着严苛的 SM调教。
 
    “啊啊……求求你停下来吧!啊啊……啊啊……饶了我吧……”
 
    昨天下班前,总秘书室秘书长张真给王荔梅打电话,要和她谈谈情报体系构 筑的进展情况。在张真办公室,针对方案的实施要点讨论了好久,不知不觉过了 下班的时间,可方案还是没有敲定下来,于是,张真邀请王荔梅吃个便饭,一边 吃,一边谈。
 
    张真把王荔梅带到月光俱乐部。俱乐部的门刚关上,张真便一把抓住王荔梅 的手腕,把她拖到走廊尽头的舞台上。被张真的狰狞吓得浑身发抖的王荔梅站在 舞台中央,不知所措,忽然,舞台四周的镁光灯打开了,亮得刺眼的光束照在她 的脸上、身上。就在王荔梅眯着眼,躲避光束的时候,从舞台的角落里跳出三个 只穿着黑色三角内裤、赤裸着上身的男人,发出阵阵淫笑向她逼近。
 
    在舞台下兴奋的宾客们前,三个强壮的男人饿狼扑食般地把王荔梅推倒在地 上,几把撕碎她的衣服,把发出尖叫、不住哭泣的王荔梅剥了个精光。然后,一 个男人坐在王荔梅头前,拽过她的双手,紧紧地摁在地板上,另外两个男人坐在 她身体两侧,一人扳起她的一只腿,将她赤裸的阴户最大限度地露出来,把她摆 成像青蛙那样的M形。
 
    还是处女的王荔梅拼命地挣扎着,可柔弱的她如何抵得过三个膀大腰圆的大 汉,很快耗尽了力气,一动不能动了,以无比下流的姿势露出不能示人的乳房和 阴户,供徐徐上台的宾客们欣赏亵玩。
 
    一只只大手粗鲁地揉着她的乳房,掐着她的乳头,一根根手指捅进她从未被 侵入的阴户,敏感而娇嫩的阴蒂也被宾客们轮换着揪起来,粗暴地捻着,搓着, 更有一张张恶心的大嘴贴在她的阴户上,用力地舔着、吸着,甚至连排便的肛门 也没被放过,无数条舌头,无数根手指不嫌脏地插进来,给没有一点性经验的王 荔梅施加着超过极限的凌辱。
 
    嗓子叫哑了,泪也流干了,仿佛掉进地狱里的王荔梅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可 是,凌辱她的野兽们连眼睛也不让她闭上,强迫她睁开眼睛,看一个白发苍苍的 老年宾客跪在她的两腿间,把一根丑陋的肉棒顶在她的阴户上。
 
    随着一道剧痛在下身腾起,王荔梅声嘶力竭地喊叫着,为处女之身毁在这个 足以做她爷爷的老年宾客手里流下了悲戚的泪水。泪还没干,一个壮硕的中年人 握着腥臭的肉棒,重重地拍打着她的脸,让她张开嘴,给他口交。王荔梅紧紧闭 着嘴,不想做这么下流的事,可是几记耳光过后,她被打怕了,只好张开嘴,屈 辱地含住巨大的肉棒,任他把自己的嘴巴当成性器来肆意玩弄。
 
    两个男人先后在她的阴户和嘴里射精了,可是噩梦没有结束,仅仅是开始。 眼前刺激的强奸令旁观的宾客们疯狂了,兽欲狂澜的宾客们狂笑着,叫骂着,一 个接一个、争先恐后地把肉棒插进王荔梅的阴户里、嘴巴里,像是要耗尽所有精 力似的在王荔梅身上暴虐地抽插着,冲刺着,在她身上留下了厚厚一层白浊的精 液。
 
    宾客们尽兴之后散去了,仿佛失去了灵魂的王荔梅被带到俱乐部里面上着重 锁的密室里。 一昼夜,在只有一张圆床的密室里,三个男人不间断地侵犯着王 荔梅,不给她一点休息的时间,时而三个人一起,时而一个一个来,给她施加持 续不断的刺激。清晨时分,王荔梅终于品尝到了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在男人们 极尽嘲讽的语言下,羞耻地抖动着身子,泄出她初次的爱液。
 
    筋疲力尽的王荔梅被允许小睡一会儿,两小时后,她被叫起来,吃了点东西 补充下体能。然后,一个叫朱天星的男人把她带到一个破旧的浴池,拿起高压水 枪和给马冲刷身体的猪毛刷子,羞辱人似的在她身上乱冲乱刷着,把她身上干涸 的精斑洗掉。
 
    当然,朱天星没有白给她服务,为了让王荔梅知道给她洗澡的代价,朱天星 逼迫王荔梅跪下来给他口交。在她嘴里射出浓浓的一嘴精液后,朱天星勒令她咽 下去,并且让她把嘴张开,接受他的检查。瞧着王荔梅慢慢地仰起梨花带雨的哀 羞俏脸,屈辱地张开嘴,把她空无一物的口腔展露出来,朱天星满意地笑了,系 上裤带,把她重新带回到舞台上。
 
    朱天星拿出一瓶蓝色的药剂让王荔梅喝下,又用指尖抠出一点药膏抹在她窄 小的阴道口上,然后一边用暗红色的麻绳捆绑她的身体,一边淫笑着告诉她,这 是名流美容院新开发的强力春药。
 
    不到一分钟,春药就见效了,阴户上先是升起一阵酥痒,接着便是火辣辣的 热,王荔梅不堪忍受地扭着身体,白皙的脸颊上升起一团绯红的红晕。
 
    随后便是长达一小时的前戏,做为月光俱乐部首席调教师的朱天星拿出浑身 手段,用手指,用唇舌,爱抚着王荔梅身体上所有的性感带,挑逗着她每一根快 感神经。每当王荔梅快要逝去时,朱天星便适时收回了手,等待快感的狂潮落下 去,再开始新一轮的爱抚。
 
    快要发狂的王荔梅迷蒙着双眼,可爱的娃娃脸上浮出与之很不协调的欲情, 肉嘟嘟的红唇不住打开,哼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和呢喃。在她下身,一簇浓黑的倒 三角阴毛被源源不断溢出来的爱液濡湿成一缕一缕的,在明亮的镁光灯照射下, 闪出淫靡的光芒。
 
    朱天星把王荔梅摆成狗一样的姿势,跪在她高高翘起的臀部后,把肉棒抵在 窄小的阴道口上,然后腰部稍稍后收,再猛地向前一挺,只听噗嗤一声,巨大的 肉棒挤出飞溅的爱液,以万钧之力捅进几小时前还是处女的阴户里。
 
    双手牢牢地箍住王荔梅略有些丰满的腰,隆出六块长条形腹肌的小腹一前一 后地耸动着,朱天星没使出什么九浅一深、徐徐加快这类大多数人都会采用的技 巧,而是疾如闪电、势如破竹,以一个固定的频率,像恒定的打夯机似的快速而 有力地抽插着。
 
    这种宛如射精前冲刺的捣动连冷感的熟女都受不了,何况是服了春药又被爱 抚了一小时之久的王荔梅。理智和尊严瞬间被击成了碎片,使之疯狂的快感充斥 着身体的每一处,每一快血肉、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栗着,迎接着一浪赛过一浪的 极乐的洗刷,褪去了处女的青涩,沉淀为永远不能磨灭的记忆,昨日清纯的处女 即将化蝶,蜕变为被欲情左右的母兽。
 
    “啊啊啊……求求你了,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双膝跪在舞台柔软的地 毯上,浮出一层细汗的身躯软软地向前跌去,两座丰满的乳峰剧烈地摇晃着,在 高高翘起的臀部上,两只被反绑在背后的手臂紧紧地握着拳头,王荔梅不堪刺激 地呻吟着,叫唤着,略显痛苦的叫声中掺杂了一丝欲情的甜腻。
 
    “啊啊……啊啊……我要到了,啊啊……啊啊……我要死了,要出来了,啊 啊啊……忍不住了,啊啊……我到了,啊啊……啊啊……”狂泻的爱液从阴户里 飞溅出来,染湿了她身后朱天星的大腿,王荔梅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到达 了无比激爽的高潮。
 
    可是朱天星没有停下来,像个输好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比欧洲人毫不逊色的 肉棒和原来的频率一样,重重插入,用力拔出,飞快地律动着。
 
    “啊啊……快停下来吧!啊啊……啊啊……我又到了,啊啊……啊啊……饶 了我吧……啊啊……啊啊……我真的要死了……”剧烈抖颤的身体犹如疾风中的 落叶,王荔梅不知道自己在这暴风骤雨般的抽插下到底到达了几次高潮,感到身 体越来越轻,意识越来越淡薄。
 
    等她苏醒过来的时候,王荔梅发现她被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吊了起来,只有 脚尖能勉强够着地面。
 
    “呦……醒过来了,嗤嗤……被干得昏过去了呢!小妹妹,刚经过一场激烈 的高潮很累吧!先休息一会儿,待会儿给你浣肠,等到了晚上,在重要的宾客面 前,你再拜托天星给你开肛吧!嗤嗤……好想知道这么可爱的小妹妹被巨大的肉 棒撕裂肛门是怎样一副表情呢!好期待啊!嗤嗤……”
 
    雅妈妈笑得花枝乱颤,然后,转过身子,目光转瞬变得冷厉,对朱天星命令 道:“晚上的开肛仪式就交给你了。”
 
    “是,您放心吧。”朱天星恭敬地哈腰点头,眼里流露出一丝敬畏的光芒。 
××××××××××××××××××××××××××××××××××× 
    “哎……女人啊女人,我真是搞不懂那些女人,唉……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生物呢……”李秋弘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连声叹息着。
 
    “怎么这么感慨呢!李组长,曾经被女人伤过心吗?”余沢成看向给他从不 轻易流露自己感情的印象的李秋弘,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慨一下罢了,余部长,我们干杯。”李秋弘与余沢成重重 地碰了一下酒杯,又是一饮而尽,然后喘着粗气说道:“其实呢!我一直喜欢一 个女人,她各方面都很优秀,我不敢向她表白,可是,可是,我竟然发现我喜欢 的女人是个变态,余部长,你明白我的感受吗!晴天霹雳的打击啊!”
 
    冯可依听到这儿,身体一下子僵住了,惊惶地想道,一直喜欢的女人,李秋 弘说的是我吗!变,变态,难道今天,他,他在电车上都看到了……
 
    “李组长,今天可是可依追求者联盟会聚会的日子啊!你怎么能想可依之外 的女人呢!来,来,得罚你一杯。”张勇站起来,给李秋弘倒满酒。
 
    李秋弘喝了一小口,对张勇说道:“我说的不是现在,那是上大学的时候, 唉……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可我还是不能释怀,怎么也忘不了她。”
 
    “这话我赞同,我上高中时美艳的英语老师,我现在还记得她穿丝袜时迷人 的样子呢!不过李组长,你说你喜欢的人是变态,是耳闻还是亲眼所见呢?”张 真举起手,追问道。
 
    “没亲眼见到,不过我死党的女朋友是她的闺蜜,听她说,我喜欢的人经常 在晚上穿着好像暴露狂那样衣不遮体的衣服在无人的马路上散步,她就是个被羞 辱才能感到快感的变态。开始时我也不信,可是后来我信了,的的确确是真的, 我的大学生活全让她给毁了。”
 
    “被羞辱才能感到快感的变态,那不就是SM中的M吗?”张真大惊小怪地 叫道,这敏感的字眼惹得站在包房门口的服务生向张真看过去,随后又偷偷把视 线瞄向脸色煞白的冯可依。
 
    “意思差不多,据说她交往的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应该是那些男人的嗜 好吧!她把阴毛剃光了,还有,有些难以启齿啊!她,她竟然在性器上挂上了下 流的银环。”
 
    “真的吗?我不信,世界上哪有那么变态的女人?”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余部长,你别不信,真有那样的女人。”张真瞅着 余沢成,说着反对意见。
 
    “喂,喂,这样的话题不宜在可依面前说啊!你们看,可依的脸煞白,都是 让你们气的。”张勇发现了冯可依的窘态,便出来制止。
 
    “哦……抱歉,是我欠考虑。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我遭受如此巨大的打击后 是何种心情,你们没摊上这事,不理解的,当有一天,你们知道你们喜欢的可依 也变成那种女人,你们就会明白我此刻的心情了。”李秋弘红着眼睛,直勾勾地 盯着冯可依说道。
 
    李秋弘的话音未落,一时间,大家都扭头看向冯可依。
 
    “李组长,你醉了。”冯可依咬牙启齿地说着,但她没有勇气看李秋弘的眼 睛,举起还剩大半杯的红酒,狠狠地咽了下去。
 
    李秋弘,好像知道我的秘密,难道在翔一身边猥亵我的那个人就是他……藏 在桌子下面的手不住颤抖着,美味的红酒在冯可依嘴中如药那样苦涩。
 
    “好了,我有点醉了,我说诸位,今天就到这里吧!”见冯可依似乎真的生 气了,张勇连忙过来打圆场。
 
    “是啊,我也醉了,在女性面前说不恰当的话题,抱歉啊,可依。”李秋弘 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冯可依走过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表示歉意。
 
    “没什么。”如避蛇蝎似的,冯可依连忙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
 
    嘿嘿……隐藏在眼镜后面深邃的眼眸里放出暧昧不明的视线,张真仔细观察 着李秋弘和冯可依,无声地阴笑着,心想,看来,冯可依的事,李秋弘多少知道 点什么啊……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9-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