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6章]作者不详
[大明之风花雪月][第6章]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作者不详
 字数:5393
 

                            第六章武当之祸 
  徐氏巫术,闻之丧胆。当今武林若以邪术排名,南疆徐氏必为天下第一。徐 家世代居住南疆潜心专研巫术,用三百年的时间将徐氏巫术推到了登峰造极的境 界。而当今掌门徐鬼手更是这三百年来最出众巫师,他独创的摄魂术能令中招者 失去记忆,为他人操纵,至死方休。
 
  「徐掌门,事情办妥了吗?」身穿金边黑披风的男人问道。
 
  「门主大人这么问有未免些小瞧我徐鬼手了吧?来啊,抬上来!」徐鬼手说 着让手下抬上来一个面容消瘦两眼无神的人。
 
  金边披风的男人走到那个人面前,仔细的看了看,赞道:「徐掌门不愧称为 江湖鬼手,这削骨易容术真是如火纯情啊!」
 
  徐鬼手听罢,也笑道:「哈哈哈哈,门主大人谬赞了,这削骨易容比起摄魂 术来说只不过是一道小菜罢了。」
 
  [ post]   「哦,那本座今日倒要试试摄魂术威力了!」金边披风的 男人笑道。
 
  「门主大人请!」徐鬼手将那人的头抬了起来,双眼望向金边披风的男人。 
  金边披风的男人与那人对视一会,便问道:「你记得我是谁吗?」
 
  那人迟缓的摇了摇头。
 
  「那你记得自己是谁吗?」
 
  那人依旧摇了摇头。
 
  「好,从今以后你便是无命,只听从我一个人的命令!」
 
  那人点了点头。
 
  「哈哈哈,好,徐掌门的摄魂术果然厉害!本座佩服!」金边披风的男人说 完,示意手下把那人抬了出去。
 
  待那人完全被抬出大殿后,徐鬼手这才问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门主 指点一二!这大殿下与二殿下同属天命,性吧书库首发,为何大人对大殿下百般 放纵,而对二殿下却要用摄魂术来严加控制呢?」
 
  「哈哈哈!」金边披风的男人笑道,「徐掌门果然高人,竟然也看得出这二 人命运。这二人皆属天命,可这皇位却只有一个。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天定的 命运厉害还是我定的命运厉害!」
 
  「门主的修为实在令人佩服,从古至今胆敢逆天改命的阴阳师寥寥无几,而 像门主这样能与天斗命的,怕是连李淳风袁天罡之辈都难以比肩!」徐鬼手赞道。 
  「徐掌门太抬举本座了。嗯,时机差不多了,不知徐掌门可否愿与本座去看 一场戏?」
 
  「哦,何戏?」
 
  「灭门大戏!」
 
  武当,为宋人张三丰所创,起于宋朝而兴于明朝,至今已有两百余年历史。 
  张三丰师承陈抟老祖一派,有着超长的寿命。陈抟老祖享年118岁,而张 三丰更不得了,居然活了212岁!所以武当虽有两百余年历史,但是掌门却只 有两位:张三丰和张松溪。张三丰一生弟子无数,可是却将衣钵传授给了年纪最 小的张松溪,可见这张松溪天赋异禀,乃旷世奇才。
 
  在《倚天屠龙记》中张松溪是武当七侠中的老四,似乎并没有多大本事。其 实张三丰并没有武当七侠这么一些弟子,张松溪是张三丰暮年所收的弟子,和武 当七侠那个时代没有一毛钱关系!这着实令宋仕卿感到失望。
 
  张松溪虽说是武当掌门,但最有威望的却并不是他,而是一名叫做云虚的老 道。这云虚道长也是张三丰的徒弟,是武当山上年纪最大的一位,所以武当上上 下下对这位老道的尊敬已经超过了掌门。
 
  老道和宋仕卿非常谈得来,因为宋仕卿来武当的第一天就把仙风道骨的老道 当成宋远桥了,总是在他面前夸赞宋大侠的仗义。老道自然知道自己并非宋远桥, 而且也没有所谓的武当七侠,但是他却非常喜欢宋仕卿说的这些故事,有时一聊 就是一整天。若不是宋仕卿有杨颖阿碧两位娘子陪伴,老道早搬来就和宋仕卿同 住了。
 
  宋仕卿在武当的这几天可真是憋坏了,因为住在道观,杨颖和阿碧怕亵渎神 灵都肯与宋仕卿行房,这令宋仕卿很是头疼。
 
  「相公,我们又给老道长说书啊?」阿碧就像一个刚刚恋爱的姑娘一般,时 时刻刻都粘着心上人。
 
  「嗯,既然道长喜欢听那就供他开心开心好了!」宋仕卿说道。
 
  「相公真是博学多才,那个什么什么记的小说我连名字都没有听过,而相公 居然记得滚瓜烂熟,相公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出众的男人!」阿碧腕着宋仕卿的手 臂,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脸幸福的说道。
 
  宋仕卿暗笑道:傻姑娘,写这书的人至少还要再过几百年才能出生呢?你要 是听过这书那才真是怪事呢!宋仕卿看着小鸟依人般的阿碧,忍不住亲了阿碧一 口。
 
  这一亲可不得了,宋仕卿顿时感到血气冲头,胸口不知道有一团什么东西在 往上涌,「哇」的一声,宋仕卿竟然呕出了一滩黑血。
 
  「相公!相公!你这是怎么了?」阿碧被宋仕卿这口黑血吓得慌了神。 
  宋仕卿想扶住阿碧,可是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当宋仕卿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杨怡、阿碧、老道还有张松溪都在自己身边。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会吐血呢?」宋仕卿不解的问道。
 
  老道卷起宋仕卿的衣袖,答道:「宋公子这是中了鬼门派的门毒啊!」 
  老道这么一说,宋仕卿才赫然发现自己手臂上有一个微微发黑的印记。 
  「可是相公这几日一直都住在道观里啊,而且以前也没见他有中毒的迹象啊?」 
  阿碧急切的话语里带着一丝哭腔。
 
  「鬼门派的门毒可以在体内潜伏一个月不发作,然而一旦发作便无药可解, 只能通过百草丹缓解。一颗百草丹可以压制毒素十二个时辰,若十二个时辰过后 再继续不服食的话,毒性便会再次发作,当门毒发作第三次时即使华佗再世也无 力回天。」站在一边的张松溪说道。
 
  百草丹?好熟悉的名字!拿着,这是能解天下一切毒药的百草丹,以后对你 有用的。宋仕卿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一句话!没错,艳影临走的时候给我的药丸就 叫百草丹!「张掌门,你看这是不是百草丹!」宋仕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 给张松溪。
 
  张松溪接过小瓶子,打开闻了闻,道:「不错,此物正是百草丹!殿下为何 会有此物?」
 
  「这是芷烟临走之前给我的,她说这东西以后对我有用。」宋仕卿说道。 
  「唉!」张松溪叹了一口气,「芷烟姑娘对殿下真是一片痴情,连这保命的 东西都送给殿下。要知道这鬼门派教徒若没有百草丹化毒,必是死路一条啊!」 
  「什么?」宋仕卿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会的,芷烟不会死的!不 会的!」宋仕卿的情绪突然躁动起来,竟又呕出了一口黑血。
 
  张松溪连忙给宋仕卿喂下一粒百草丹,道:「云虚师兄,殿下已是第二次发 作了,若再不救治恐怕……」
 
  一旁的杨颖和阿碧听见张松溪这么说,连忙跪在老道面前,声泪俱下:「道 长,求你救救我相公吧!没有相公我们都活不下去的!求您救救他吧!」 
  老道和宋仕卿相处虽然不过几日,但是感情却相当深厚,早已把宋仕卿当做 自己的忘年之交了,眼下宋仕卿有难自然是义不容辞。「两位夫人请起,贫道自 当尽力而为!松溪,过来助我一臂之力!」老道说完封住了宋仕卿的两个大穴。 
  「是!」老道发话了张松溪自然不敢不从,况且他与宋仕卿的父王有深厚的 交情,于情于礼,他都必须出手。
 
  老道从正面将内力输入宋仕卿体内,而张松溪则从宋仕卿的后背输入,这两 人都是武当一等一的高手,若是一般的毒早就被两人的内力逼出体外了。可是这 门毒可不是一般的毒,它属于一种阴阳咒印,这东西进入人的体内后有如活物一 般,它会吸收寄主的内力保护自己,一旦有外来内力侵入,它便用寄主的内力与 之抗衡,若外来内力不够强则根本无法将它逼出。兴王临死前将毕生功力传给二 子,所以宋仕卿身上有兴王一般的内力,而现在这些内力被门毒所用,死死的抵 抗这老道和张松溪的内力。
 
  不消一炷香的时间,张松溪便感到内力不支了,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汗,而 老道却依旧神闲若置。「松溪,你撤下吧!」老道缓缓说道。
 
  「是,师兄!」张松溪收回内力,和老道比起来张松溪的内力要差远了,毕 竟老道今年已近九十岁了。
 
  这时,从外面闯进来一名弟子,「掌门,不好了,东厂来人了!」
 
  「什么?东厂?他们来干嘛?」张松溪虽然不知道东厂为什么会来人,但是 他隐隐感觉到来着不善。
 
  「您快去看看吧!晚了要出大乱子的!」那名弟子说完匆匆领着张松溪往大 殿赶去。
 
  大殿之上,几名武当弟子倒在血泊之中,均是一掌毙命。殿中央站着一胖一 瘦两个太监,从他们的官服上看,这两人应该是东厂档头。
 
  「咱家东厂高凤、马永成见过张掌门」两名太监客套的说道。
 
  「东厂与武当素无瓜葛,今日你们为何闯我武当还杀我弟子!」张松溪怒道。 
  「咱家是奉了大档头之命来取一物的,只是张掌门的弟子太不识相,咱家只 好代张掌门管教一番!」胖太监高凤阴阳怪气的说道。
 
  「呸,我武当怎么可能有你们东厂的东西?你们休要无理取闹!」张松溪从 腰间抽出了宝剑。
 
  「既然张掌门要动手,咱家就奉陪了!」胖太监说完手心渗出一股寒气, 「今天咱家若拿不到这千机图,就灭了你们武当!」
 
  「哼,我就知道你们这些阉狗是冲着千机图来的。想拿千机图得先问问我手 里的剑!」张松溪手执武当镇山之宝真武剑以百步流星速度冲了上来。
 
  胖太监高凤,东厂二档头,瘦太监马永成,东厂三档头,京城八虎中就有其 二人。相传京城八虎自幼年就净身入宫,跟随前朝的一名老太监学习武功。老太 监的武功阴险毒辣,且威力惊人。所以老太监将他毕生所学分为八份,八虎各学 一份,其目的是为了互相制衡。而恰恰就是因为老太监的这个决定,后来才使得 朝廷有能力将八虎逐一铲除。
 
  张松溪来势汹汹,高凤连忙倒着运转起真气,真气本是纯阳之物,但是倒着 运转便成了极阴之物。高凤掌风一扫,所触之物皆被寒冰所损。
 
  张松溪也非等闲之辈,自然认得这寒冰掌。张松溪腾空一跃,使出绝学御天 九剑。御天九剑顾名思义,便是由九种剑气组成。但是这九种剑气变幻不定,时 九时一,令人琢磨不透。高风的寒冰掌虽威力惊人,但对这虚虚实实的剑气确是 一点办法都没有,被逼得节节败退。
 
  马永成见状连忙运起内功。马永成练的是血爪魔功,十只指甲均有两寸之长, 一旦运功这十根指甲便有如钢刀一般。双手挥动便可发出十道气刃,足以将被击 中者大卸八块。
 
  两大太监联手,其威力自然非凡。张松溪抽身后退,运起武当绝学心法,四 两拨千斤。横一剑,纵一剑,以微不足道的力量将寒冰掌和血爪魔功巧妙的挡了 回去,让这两名太监自食其果!
 
  「就凭你们两只阉狗,也敢来我武当撒野!」张松溪把剑一挥,指向两名太 监。
 
  「那就让咱家来会会你!」话音未落,殿外突然飞进来一个人,来人双掌通 红,显然是早已准备多时毒掌。
 
  张松溪不慎中了这一掌,片刻间毒性攻心,张松溪连忙打坐控制毒性扩散。 
  「哈哈哈,中了咱家的五步毒手印,纵使你是天王老子也休想活命!」说话 的这人正是东厂大档头丘聚!
 
  丘聚,东厂提督,八虎第二高手,为人心狠手辣,独门武功五步毒手印,能 以五步的速度取人性命。若是修为不高的人,恐怕三步的时间就得去见阎王。好 在张松溪有百草丹在手,可用百草丹缓解毒素,一时间并无大碍。张松溪运起神 形百步功,飞似的逃出了大殿。
 
  张松溪用内力强撑着来到了密室,取出千机图,武当今日难逃此劫,当下之 计只能带着这天下的秘密隐去,千万不能落到东厂手里!
 
  就在这时,张松溪身后出现了一个面容消瘦的男子,男子内力惊人,一掌便 将张松溪震开,夺走了千机图。
 
  张松溪有毒在身,根本追不上那人,只得恨恨离去。如今千机图丢了,若再 不能为武当保住一些命脉,那武当这两百年的基业就全部砸在他手里了。 
  东厂的番子开始进攻了,显然这些人是有备而来的,不仅人数上占了优势, 而且武功也在也在众多武当弟子之上。张松溪且战且退,带着剩下的弟子逃到了 后山圣地和云虚老道宋仕卿他们相会。
 
  「师兄!今日武当怕是难逃此劫了!请师兄带着剩下的弟子下山躲躲吧!」 
  张松溪沉声道。
 
  「咳咳」老道咳了两声,「我为救宋公子已耗尽了内力将不久于世,你带着 宋公子和弟子赶紧离开,日后重振我武当!」
 
  众弟子听完无不变色,张松溪道:「师兄不与我们一同离去吗?」
 
  老道眉头一皱,抽出那把他几十年没用过的剑,「我自幼在武当山上长大, 今日就是死也要死在这武当山上。你们快走,我拖住这些东厂番子!」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持剑立于山头,要以一己之力对抗千军万马。这令张松 溪实在于心不忍,可是又想到保住武当的这一丝命脉才是当务之急,遂带领众弟 子下山而去。
 
  下山途中,宋仕卿突然醒了过来,却见武当弟子神色沮丧且都带有血迹,忙 问:「出什么事了?大家怎么这副模样?道长呢?」
 
  杨颖红色眼睛说道:「东厂的阉狗来武当灭门,道长他为了我们恐怕已经 ……」杨颖话还没说完便由哭了。
 
  宋仕卿不敢相信,他这才昏迷了多久,怎么可能就发生这灭门这种大事呢? 
  宋仕卿正欲再问,却见山上火光四起,天下为尊的武当就这样退出了江湖舞 台。
 
  张松溪看了一眼火光冲天的武当,沉重的说了句,「走吧!」
 
  不远处的另一座山头上,也有几个人看着火光冲天的武当,不过他们的脸上 却不是沉重,而是带着一丝愉悦。
 
  「怎么样?徐掌门,这灭门大戏看得可过瘾?」金边披风的男人问道。 
  「精彩,甚是精彩!」徐鬼手摸着两撇小胡子,意犹未尽的赞道。
 
  「哼哼,武当也不过如此!」金边披风的男人冷笑了一声,转过身说道, 「无命!东西拿到了吗?」
 
  身后那个面容消瘦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图,双手递了上来。
 
  「想不到东厂倾巢而动都拿不到的东西,门主却在弹指一挥间拿到了,门主 高深莫测实在令老夫折服!」徐鬼手看着那幅千机玄图叹道。
 
  「区区东厂也敢在我眼皮底下安插眼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也好,这 次要不是他们,哪能这么轻易的得到千机玄图!」金边披风的男人顿了顿,「无 命,你很出色,以后就接替云魂的职务吧!」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ppaaoo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198231189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9-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