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农村乱伦
农村乱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王红15了,农家姑娘出落得水灵灵的,体格也好,好像城裏18、9岁的女孩子。尤其是一双大奶子鼓囔囔的,比村裏一些小媳妇的还挺拔,肉呼呼的大屁股把裤子顶的翘翘的。把村裏的男人们的眼睛好像涂了胶水一样黏在上面。那年王红刚15,哥哥王海已经18了,父亲王海就张罗着给王海找媳妇,农村都是这样,一到18,就找个媳妇把婚结了,但是由于王红的妈病了好几年,家裏被折腾的精光,一家混个温饱还有些困难,哪有什麽钱去给彩礼。于是同村的李老汉就说把自己的闺女李惠利和王红换亲,把李惠利嫁给王海,把王红嫁给自己的儿子李正。说起来李惠利比王海小1岁,才17,摸样长得倒是还漂亮,眉眼间带着几丝媚意。李正出落得也还可以,只是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脑子不是很好使,有些呆呆的。不过王海看不上的是李老汉家的门风,李老汉在村子裏也算是名人,主要是李老汉的老婆翠莲年轻时是个风流人物,几乎村子裏的男人都在晚上进过李老汉家,李老汉不仅不恼,还笑嘻嘻的说这叫广种薄收。不过李老汉也不是省油的灯,村子裏有些姿色的女人几乎都被李老汉搞过,这在村子裏也不是秘密,反正小小的村子裏,到了年龄的男男女女就是那些,谁没和谁上过床还真不好说。王山看看其他的姑娘,自己家的条件还真没有办法挑,于是和王海商量要麽就和李老汉家换亲得了。于是王红的命运就这麽被定了下来。这天李老汉来到王山家:“老哥,你看怎麽样?两个孩子的事情也该定了吧。”王山说:“行,这麽倒是个办法,不过这李老哥,我们家王红可还是黄花闺女,你们家小利可看着眉眼已经散了,你可别糊弄我。这麽着我们有点亏呀!”村裏的规矩,黄花闺女彩礼比破了身子的女人要多些。“啥!老哥,你可真忍得住,老嫂子都走了这麽多年了,你就守着这麽水灵的闺女也能忍得住。要彩礼你也看看咱们村的人家谁能有閑钱,你们也给我们家一个破身子的女人就行,彩礼我可出不起。”王老汉一听惊讶道。“这麽不是乱伦吗?这是我可做不出来。”王山虽然看着女儿的身子越来越水灵,在梦中也把自己闺女弄得死去活来,但是当着别人的面,还是落不下面子,讪讪的说道。“什麽乱伦,就咱们村子这几百口子,谁和谁不是亲戚,这伦早就乱了,不瞒你说,我家惠利还是我给开得苞,那闺女你没看,水灵灵的,一双杏花眼,跟她娘一样是个骚狐媚子,老子14就破了她的身子,省的便宜哪个王八蛋。”李老汉眉开眼笑的说到。“还有,你看前村的刘家,那家伙,刘老大家的三个儿子,刘老二家的一个儿子一个姑娘,刘老三家的两个儿子两个姑娘,每天刘家三个老哥仨加上四个儿子,八个男的把三个闺女干的你看看还能走路吗?哪三个老哥仨连自己的老婆动都不动,要不是几个儿子偶尔干一次那三个老娘们,现在还不闹翻天了。”李老汉神秘兮兮的说道,“也就是你老哥还不知道罢了,其他的哪家不是这样,自己家的闺女自己早早的就操上了。”“不会吧,我说老刘家的几个闺女老也见不着呢?老哥你说的是真的?”王山心裏一动,想起自己闺女那翘翘的奶子和屁股,一股血液直沖向自己裤裆。“要麽我带你去看看?”李老汉对王山说道。“好吧,那咱们现在就走。”王山不仅按捺不住心头的颤动,说道。“看看,还急了,不急,我们等一会,今天不仅让你看到,还让你操到一个小嫩屄。”于是王山在李老汉的带领下来到了前村刘家。虽说是一个村子的,山裏人家住的都远,稀稀落落的再山边上分布着。刚到刘家的大门口,就听见裏边一阵阵淫声浪语传来。“啊~亲爹呀,你把闺女的小屄操烂了,啊~”“闺女,忍忍,爹也快射了,你的小屄真嫩,我忍不住了,啊~”“大哥,快拔出来,让我也懆懆小娇的嫩屄。”“啊~大哥,你和二伯把我操的太爽了,大哥,你的鸡巴把妹子的屁眼戳烂了,二伯,别老是磨我的豆豆,啊~又流出来了~二哥,你~唔~唔~~~~”王山听到此处,鸡巴已经硬挺挺的涨了起来,面红耳赤,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沖头顶。李老汉一看王山的样子,不由得心裏笑了起来,李老汉惦记王红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看来过上几天就能玩到王红的嫩屄了,不过现在需要再加上一把火。李老汉拉着晕晕乎乎的王山回到了家裏,笑眯眯的问道:“王老哥,你信了吧,要不要上其他几看看,正好现在麦前,家家户户都差不多,还有的几家在一块的。”“好吧,老哥,我答应了,我们换亲。”王山说道。“哎,这就对了,既然是亲家了,惠利,你好好陪陪你未来的老公公”李老汉对着门外喊道。一阵香风,惠利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爹,你就惦记着王红妹子,是不是女儿的小屄操够了?”李老汉伸手在女儿的裤裆上抹了一把说:“女儿的小嫩屄爹怎麽也操不够,今天我和你公公定了,你嫁给王海,王红嫁给你弟弟,这样就是亲上加亲,现在你先把你老公公给泻泻火。”“爹,哪有你这样的,让女儿操老公公,不是扒灰吗?”李惠利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王山的腿上,手顺着王山的裤腰摸了进去说:“是吧,老公公”王山已经欲火中烧,一把搂过李惠利,大嘴在李惠利的头脸和脖子上胡乱的亲着,说道:“乖惠利,让公公好好疼疼你。”“好好陪陪你老公公,自从你婆婆去世,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操过女人了。”李老汉一边说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王山粗糙的大手从李惠利的衣襟伸进去,少女柔嫩的肌肤让王山着迷,一对大奶子在王山手下被搓的不停的跳动着,王山急火火的解开惠利的扣子,一对青春的奶子浑圆,在王山面前颤动着,把王山晃得有些眼晕,王山地鼻息喘息着,好像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第一次与村子裏的女人操逼的时候,王山一把抱起惠利,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扫,把李惠利就放到了桌子上,李惠利躺在桌子上,上身光着,只有裤子还在身上,王山站在李惠利的两条修长结实的大腿中间,李老汉也脱光了衣服,走到了桌子另一边,把还有些软软的鸡巴递到女儿嘴边,说“女儿,给爹吸一吸,今天我们老哥俩先好好享受享受我女儿,改天我们老哥俩再好好操你王红妹子。”王山急吼吼的把自己裤带一解,裤子掉到了地面上,鸡巴挺着来脱李惠利的裤子,急切中,手抖着把李惠利的腰带结成了死扣,拖拽几下,看到手边又把剪刀,顺手拿起来把惠利的腰带一剪,然后顺手把裤子和内裤一扒,仍在地上。李惠利只觉得双腿一凉,擡头一看,正看见王山急吼吼的挺着鸡巴想自己的双腿之间戳了进去。“公公,慢点,你的鸡巴这麽粗,这麽会戳死我的。”李惠利痛苦的说道。李老汉也没有想到王山会欲火中烧,赶紧双手握住女儿的大奶揉动着,只见王山的鸡巴足足有八寸来长,上边青筋怒暴,龟头有鸡蛋那麽大,紫红紫红的,比自己的要长上一寸有余,也比自己粗了一圈。不仅为女儿的小穴担心起来。不过自己的女儿也经过了自己和那麽多男人的锻炼,应该还能承受住吧,李老汉心中暗自揣摩。王山听到惠利的痛呼,心裏一阵,暗自笑道:“怎麽今天成了毛头小伙,急吼吼的差点把乖媳妇的小屄操烂,好好,公公这就把你的水给操出来。”王山把惠利的双腿往上推去,惠利的腿翘在自己身体两侧,茂密的阴毛护卫着红红的大阴唇,李惠利的小屄自从14被老爹开了苞,这几年也是身经百战,肥厚的大阴唇边缘呈紫红色,不过毕竟还年轻,大阴唇和小阴唇以及阴道还是粉嫩的顔色,王山把自己直直愣愣的大鸡巴夹在李惠利的大阴唇中间摩擦着,少女热热的大阴唇夹着一根粗粗的鸡巴,随着王山的抽动,鸡巴在惠利的阴唇中间磨动着,王山怒涨的青筋摩擦着惠利的大小阴唇和阴道口,尤其是小阴唇上的小红豆,只是磨动了几十下,李惠利的淫水就从小小的阴道口汩汩而出,打湿了王山的鸡巴。“公公,你太会操屄了,媳妇得水够多了,戳进来吧。啊~~”李惠利只觉得一根热热的肉棍在自己的阴部摩擦着,痒的一直深入到自己的子宫裏头,不仅开口呻吟道。“王老哥,也是个操屄的高手,还没戳进去就把惠利搞出声了,你看看那水流的都把你的鸡巴能洗澡了。”李老汉在一边看着自己女儿的骚样说道。“好,先替王海试试媳妇的屄到底怎麽样?我可要操进去了,这会不会叫疼了吧,乖媳妇?”王山一边说一边把鸡蛋大的龟头顶在惠利的阴道口,只轻轻一顶,鸡巴就进去了大半。“啊~真粗,比我爹的还粗,爽死媳妇了,公公你怎麽尽管干,使劲操,就是把媳妇操死了媳妇也不叫疼,啊~又进来一截,顶到媳妇的花心了,啊~”随着王山的鸡巴戳进去,李惠利不停地呻吟着,一声声淫声浪语不停地沖击着两个老汉。李老汉听着女儿的呻吟和淫蕩的话语,鸡巴也挺了起来,把女儿上身放平,头刚好垂在桌边,李老汉把鸡巴挺到女儿嘴边,李惠利一把抓住,两个蛋蛋,一边把小嘴凑了上去,舌尖不停地在李老汉的龟头马眼上舔着。“啊哈~好大的鸡巴,公公你的鸡巴顶死儿媳妇了,唔~爹的鸡巴也好,好吃,唔~~”李惠利一边吃着李老汉的鸡巴一边说道。李老汉和王山一人站在桌子一边,李惠利躺在桌子上,头的一边是李老汉的鸡巴在嘴裏不停地进进出出,另一边双腿紧紧夹住王山壮实的腰,王山的鸡巴象打桩一样在李惠利的鸡巴不停地戳动着。两个老汉一边操着小嘴小穴,一边不停地抚摸着李惠利那还有些青涩的躯体,两人还时不时的交流着。“啊~老哥,你家闺女的屄真紧,就是奶子有点小了,看着还没有我家王红的大,嘶~惠利的屄芯子还会吸,真舒服,媳妇,再吸一下公公~”“王老哥,那是你的鸡巴长,老子每次都要把她双腿使劲往上兜才能偶尔碰着屄芯子,不过你家王红那奶子、那屁股,干起来肯定也舒服,什麽时候我们也像现在操我家惠利一样操一次王红?”李老汉一边把鸡巴在女儿嘴裏抽动一边说道.“唔~唔唔唔~”李惠利被俩个老汉操的呻吟着,嘴裏含着自己爹的鸡巴,想说话也说不出来。王山只觉得龟头顶着一团又热又软中间还有一些硬硬的屄芯子,龟头上带来的快感直沖上来,于是每次戳进去后都把小肚子紧紧顶着惠利的腿胯间然后把鸡巴深深地插进去,用龟头去研磨惠利那热呼呼的屄芯子。李惠利平时和男人操屄还没有碰到过这麽粗长的鸡巴,再说毕竟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那经得住这种操法,只觉得屄芯子被王山的龟头挑的一动一动的,一阵阵酸麻从子宫裏传到全身,浑身泛着妖豔的粉红色,嘴裏含着老爹的鸡巴,已经没有力气去吮吸,鼻息也沈重起来,一股股热气扑在李老汉的阴囊上,李老汉把女儿的小嘴当成的阴道,一下下抽动着,每次都连根插进女儿张开的小嘴裏,阴囊啪啪的打在女儿的鼻梁上。李惠利两个老汉干的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尤其是她爹的鸡巴深深地插入自己的咽喉,自己又是躺在桌子上,头垂下来,刚好把喉咙整个的伸平了,不像平时自己能掌握主动。而王山的鸡巴也是李惠利遇到的最粗大的一根,把自己的花心搅得象要揉碎了一般.
李惠利双手无力的推着爹的腹股沟,想把鸡巴拔出来,但是有没有力气,只是无力的喘息着,谁知道这可把李老汉刺激坏了,李惠利的喘息无意中变成的对鸡巴的按摩,尤其是自己的鸡巴深深地插进去后,女儿的喉咙整个的裹着自己的鸡巴,现在再一喘息,就像是用喉咙整个的夹着自己的龟头和半截鸡巴按摩一样,李老汉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紧紧地抱着女儿的后脑勺,把鸡巴死死的插进女儿的嘴裏。“啊~好女儿,真会吸,爹要射了~啊~~~~”李老汉一边叫一边抖动着,一股股精液直接射进了女儿的食管。李惠利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硬硬的鸡巴深深地插在自己的喉咙中,本来就急促的呼吸更加困难了,好在时间不长,咽喉中间的鸡巴一阵跳动,一股股热流顺着自己的喉咙喷了进去,然后鸡巴又抖动了几下,慢慢的退了出去。一股精液流了出来,呛得李惠利咳了起来,精液从鼻子和嘴裏喷了出来,和着口水挂在脸上。“咳咳~爹,你要捂死我,咳咳~~”李惠利一边咳一边说道。“真舒服,比第一次给你开苞还舒服,爹一时把不住了”李老汉讪讪的说道。“乖媳妇,你把你爹吸得射了,现在好好用你下边的小嘴吸吸公公的鸡巴。”王山一边说着一边把惠利从桌子上抱了起来。紧紧地把惠利抱在怀裏,李惠利的双腿紧紧地盘在公公的腰上,双手抱紧公公的脖子,鸡巴还在自己的屄裏插着,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王山一边抱着李惠利一边走动着,每走一步,就把李惠利的身子往上一擡,然后再放下来,李惠利只觉得自己全身的重量都靠公公的一根鸡巴插在自己的身体裏顶着,鸡巴硬梆梆的在自己的阴道内,每次公公把自己往下一放,鸡巴再一顶,把自己的小肚子都挑的生疼,于是上边紧紧地抱着公公的脖子,下边双腿紧紧的夹着公公的腰,生怕自己一鬆手公公那坚硬的鸡巴会把自己的小屄撕裂。这样一来王山可是舒服极了,身上是媳妇一对软中带硬的奶子揉动着,鸡巴是媳妇的阴道按摩着,因为紧紧夹住自己的缘故,少女紧紧的阴道又更加的紧缩了起来。“王老哥,你这招可是新鲜,女儿,干脆等你过门的时候就让你公公把你这麽抱回去算了”李老汉看着王山一边走一边操着自己的女儿,自己女儿在王山的大鸡巴上被顶的浑身发颤,不仅打趣说道。“爹~公公的鸡巴太硬了,把我的小穴都顶的生疼,哎吆~又顶到我的屄芯子了~啊~尿了~啊~~~”李惠利一边迷迷糊糊的说着一边紧紧的抱着王山的身体。毕竟年纪大了,围着桌子走了几圈,王山也觉得有些累了,于是把李惠利的屁股搁在桌沿上,双手抱住穿过李惠利双腿弯紧紧抱住她的腰,站在李惠利大张的双腿间,李惠利双脚搭在王山的肩上,两腿被向上推到了极限,两腿之间的阴部鼓鼓的突了出来,王山挺动着鸡巴,每次都尽根而入,两个人的小肚子和阴部啪啪的撞击着,由于这种姿势李惠利的阴道和王山的鸡巴有一个角度,摩擦更加激烈,只是几下,李惠利就被操的哎吆哎吆的叫起来,淫水也随着两人的动作而流了下来,滴滴答答的顺着王山的双腿和李惠利的屁股流了下来,在桌沿上和地下流了一滩。王山也到了发射的边缘,他不停的用自己的鸡巴去摩擦李惠利的阴道,自己的龟头边缘颳着少女那因为高潮来临而紧缩的阴道,这个姿势是他很明显的感觉到每次抽动时,龟头后边紧紧的顶在李惠利的阴道后壁上,颳得他舒服极了,李惠利已经被王山操的快昏过去了,那粗大坚硬的鸡巴在自己柔嫩的阴道裏不停地进出着,一阵阵快感不停地把自己顶上最高的顶点,然后有一个更高的顶点有袭来。自己的身体只剩了一个阴道,不停地抽搐着。
终于,王山把鸡巴紧紧的顶在李惠利的阴道裏,然后不停地用屁股画着圈,坚挺的鸡巴在李惠利的体内寻找着那已经肿胀的屄芯子,然后揉动着,因为这个姿势李惠利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不仅屄芯子被王山的大龟头揉动着,就连已经肿胀的阴蒂也被王山耻骨磨动着,李惠利再也支持不住,一声嘶哑的尖叫,身子往后一仰,躺在桌子上,只见李惠利的呼吸急促,肚子因为阴道的抽搐而不停地抽动着,阴道紧紧的箍着王山的鸡巴。王山也罢鸡巴紧紧的顶着她的子宫口,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操,终于把你闺女操过去了,快把我的要给累断,还是年轻女娃子操起来有劲,老哥,你看,惠利的小屄还在吐泡泡呐!”王山边喘息边对坐在一边的李老汉说道“还是王老哥体力好,以前我和刘家三个老哥们都没把她操的这麽惨,快把你媳妇给操死了,小心王海给你算账。”李老汉打趣道“妈的,那个兔崽子,等惠利娶回去每天晚上也是我先操够了再给他。”王山笑骂道。“好了,我们把惠利洗洗吧,这闺女也没力气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李老汉看着被操的已经昏昏沈沈的女儿说道。于是老哥俩把李惠利擡进了房间擦洗起来。经过这次操屄,王山算是彻底想通了,管他什麽伦理,大家都这样了自己又能咋样?王红看到爹爹回到家,赶紧给王山端水洗漱,王山看到女儿那雪白的脖子,一对大奶和鼓囊囊的屁股就不由得想起,再过上一段时间,女儿那鲜嫩的身子就该给那个呆呆的李正操了,还是便宜自己吧,要麽让儿子也尝尝,反正已经操过儿媳妇了,自己家的东西还是先自己享用吧,再说了,李惠利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了,算起来还是自己亏了。王红觉得爹的眼神有些奇怪,象哥哥那次无意看到自己洗澡的眼神,有些热辣辣的,好像一直要看到自己紧裹的奶子和双腿间的小穴。不仅有些忐忑,王山把手搭在女儿柔软的身上说道:“女儿,爹给你说件事。”“什麽事?”“我和你李伯伯说好了,你个大了,也该娶媳妇了,你和李惠利换亲,我知道李正有些傻,可也是没办法的事。”王山爱腻的对女儿说道。“啊,爹,我还小,能不能再等几年。”王红慌乱的说道。“不小了,李惠利14就被李伯伯开了苞,刘家的最小的闺女才14,也被他爹给操了,还有其他的闺女也都被操过了,你想想还有谁家的闺女到15还没被开苞的。”王山说道。“啊~爹,别说了,我不信。”王红惊讶的说道。“要麽明天爹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闺女不是爹骗你。”王山说道。“好,要是这样,我也像她们一样给爹。。。。。。。。。”王红羞涩的说道。“好,明天爹带你去李伯伯家和刘家看看你就知道了。”王山说道。王红何尝不知道村子裏的风气,自己的小姐妹在一起也经常说起来,算来自己还是最大的,象黑妮,他爹在黑妮12就把黑妮给操了,这两年黑妮才14,可是有几次自己就碰见他爹和其他男人一前一后把黑妮戳的哇哇直叫,每次自己都悄悄地看,然户自己的小屄裏像蚂蚁爬一样难受。还有刘老三的小女儿小娇,那天自己在后山上,看见刘老三和刘老二把小娇脱得光光的,刘老三的鸡巴有六七寸长,小娇先是舔了舔,然后把自己的两条大腿张得大大的,刘老三把鸡巴在女儿小屄上抹了几下,就一股脑插了进去,小娇的惨叫让刘老二都听不下去,刘老三压着自己的女儿,像要把女儿操死一样没命的抽动,把小娇的肚皮撞得劈啪作响,至少干了又半个小时,刘老三才把精液射在小娇的肚子上,还没等小娇喘气,刘老二有挺着鸡巴把小娇抱了起来,分开小娇还在颤抖的双腿,自己躺在地上,把小娇往下一放,接着弟弟操出来的淫水,顺利的把鸡巴顶进了小娇的阴道裏。刘老三还助纣为虐的伴着自己女儿的双腿。刘老二干了几分锺,就叫刘老三把自己闺女抱上,面对自己,然户刘老三把小娇说退分开,像把尿似的端着自己闺女,小娇刚刚发育的小屄正对着刘老二的鸡巴,刘老二一点也不怜惜,把鸡巴一下戳了进去,小娇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被操的惨叫连连。
刘老三看着哥哥干着自己最小的女儿,刚刚射了的鸡巴又挺了起来,于是把手在女儿的阴道上抹了一把,把淫水在女儿的屁眼上抹了些,然后一顶,把鸡巴连根戳进了小娇的屁眼裏。兄弟二人把小娇小小的身躯夹在两人之间,然后一起鬆手,小娇就靠着前边阴道裏大伯的鸡巴和后边肛门裏爸爸的鸡巴吊在两人中间。刘老二和刘老三四手相握,你进我出,你出我进,要麽同时向中间挤,小娇被两根鸡巴顶在半空中,手足无助,只能接受父亲和二伯的操弄。两人一直操了小娇有将近十分锺才一起射在了小娇的身体裏。第二天一起玩的时候,王红悄悄地问小娇,小娇说:“没什麽,当时疼,但是也舒服,在家裏边我几个哥哥和我爹我大伯二伯最喜欢这麽操我,原来这这麽操我姐她们,不过现在她们都大了,上次我大伯和我爹这麽操我姐的时候差点把鸡巴折断了,我姐的屄和屁眼都被干出血了,所以现在我们家就我还能被这麽操。”反正村裏的女孩子们大部分都在13~4岁就被开苞了,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被父亲和哥哥操也算是异数了。想到这裏,王红不仅暗自决定,明天就把自己给他们吧,反正村裏都是这样的。第二天,王山早早带着满心忐忑的王红往李老汉家走去,刚刚到山坳的张家院边,就听见裏边传来张老汉的声音,“死老婆子,赶紧把那个屄盖子给拿来,大丫头把腿翘高,别把老子的种子给流出来了。”张老汉家没有儿子,自从张老汉的女人进了门,每年一个连着生了5个女儿,然后就肚子就再也没有动静了,张老汉愁的是早早的白了头髮,不过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张老汉的心思有活动了起来,自从几个丫头越来越水灵,看着一个女儿的奶子一天天涨了起来,屁股一天天也越来越翘,张老汉觉得自己已经破灭的希望又慢慢升了起来,儿子,既然自己的女人不能生了,女儿能不能怀上自己的种?虽然说自己的女人那块盐堿地怎麽也种不出好庄稼,看看慢慢长大的女儿们不就是五块良田吗?只要自己辛苦点,还怕种不出好种子?张老汉和女人商量,女人虽然有些反对,但毕竟在农村,没有儿子就是绝后的事情,最终还是同意了张老汉的主意。张老汉的女人翠花拿着几根六七寸长的短棍子走了出来,短棍是一种诡异的黄褐色,有一寸多粗,这个棍子是张老汉专门从花五爷那裏拿的,花五爷说操完后把这个棍子塞到女人的屄裏,可以提高生儿子的机会,为了这几根棍子,张老汉的三丫头整整在在花五爷家住了几天,回来时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才能下床。
翠花来到院子中,只见17的大丫头躺在院子中间的草垛上,两只手抱着自己的大腿,屄眼裏白呼呼的对着喘息还在冒着泡泡,张老汉正抱着二丫头的屁股,鸡巴在女儿的小屄裏像打桩机一样戳动着。“老头子,你也兜着点,别把身体累坏了。”翠花一边说一边把一根木棍塞进了大丫头的屄裏,大丫头本来就被自己的老爹操的晕晕乎乎,木棍塞进去不由得舒服的又开始哼哼起来,翠花在大丫头的屄上拍了一下骂道:“欠操的小屄,天生就是个挨操的货。”“啊~闺女的屄就是紧,啊~要不是你那盐堿地,老子还用这麽辛苦,啊~闺女,再夹爹一下,二丫头的屄最会夹了,嘶~爹要射了,快把屄塞子给我。啊~~~~~”张老汉操翠花手裏抓过一个屄塞子连根戳进了二丫头还微微张着的小穴裏。“去,和你姐一样躺着,让老子的种子赶紧种上,要不是花五爷的药,老子一天种两块地那受得了。”“你个死老头子,自己想操闺女的屄就是了,要是为了生儿子,大丫头17,二丫头16,三丫头15还有可能怀上,四丫头、五丫头才刚13~4岁你也操,能生吗。”翠花一边唠叨一边给张老汉披上衣服。王红脸红红的对自己爹说:“张叔给他们家的五个丫头说,一直到她们五个给自己生个儿子才算数。要麽张家大丫头都17了还没有找人家。”“你张叔也是的,这麽就是生了男孩,那是他外孙还是他儿子,不过他们家五个丫头倒是挺水灵的,难怪你张叔忍不住。走,我们去你李伯伯家。”路上路过花五爷家,只听得花五爷院子裏传来一阵阵呻吟和扑哧扑哧的声音,两人不仅悄悄上前观看。只见院子裏,花五爷和儿子花虎两个人正把自己的女儿花蕊和孙女花子心放在院子裏的石台上操着,花五爷已经七十多了,但是鸡巴又粗又长,黑黝黝的,正在自己孙女幼嫩的屄眼裏进进出出着。“花五爷好体力”看到花五爷已经看到自己父女,王山讪讪的搭话道。“王山呀,快进来,怎麽舍得带着闺女来我这儿了?”花五爷问道,一边把自己粗大的鸡巴顶在自己孙女的小屄裏说道。王红躲在门口不好意思进来,王山走进院内看着花家几个男女乱伦交欢着,说:“没想到五爷体力还这麽好,真不像快七十的人了。”“王山,你闺女还是个雏吧,瞒不过我的眼睛,来,五爷给你说说,到时候可是比五爷还厉害。”花五爷边说边把鸡巴从孙女花子心的屄裏拔了出来,就那麽湿漉漉的挺着进了屋裏。
王山跟着花五爷进了屋子,就见花五爷摸出两个竹筒,有三寸长,一寸粗细递给了王山。“这是什麽?五爷。”?王山不解的问道。“好东西,你看看”王山拔开盖子,只见竹筒裏一只怪异的小虫子趴在筒底。不由得奇怪的问道:“这是什麽虫子,怎麽这麽怪的?”“这个你拿上,等你给王红开苞的时候把女儿的处女血接到筒子裏,半筒就可以,这个虫子可是好东西,见了处女血就会变成一种奇药,你把鸡巴浸进去,等要吸收完了,再把鸡巴放到女儿的屄裏养着,只要两个小时,以后不仅你的鸡巴增粗变大,还能百战不泄,这两个你和王海一人一个,记住只能自己的至亲的处女血能用。”花五爷神秘兮兮的说道。王山一直知道花家有很多祖传的秘术,在村子裏传的很神,真没想到花五爷居然有这种奇术。“这真是太谢谢五爷了。”“没什麽,去吧,等过两天王红开了苞让我也尝尝,这个小妮子可是身怀名器,那个药你和王海用,王红可要受苦了,不过这个药对她也有好处,你看看我那孙女的小屄怎麽样?”花五爷一边陪着王山出了房子走到孙女身边一边对着王山说道。用手分开了孙女白嫩的大腿。花子心顺从的双腿大张,一朵鲜嫩的花朵在阳光下泛着粉润的光芒,淫靡而诱人。“子心已经快三十了吧,怎麽看着屄比李惠利的还嫩,好像刚刚发育的处女,五爷,子心是不是这几天才开苞的。”“哈哈!王叔你真逗,人家可是13就被我爸给开苞了的,每天我爷爷、我爸、还有我男人可是不会让人家的小屄空着的,不过这个可是我爷爷的功劳。”花子心听到此处不仅插言道。“这个就是受苦的后果了,这个药虽然让女人要开苞的时候大出血,还要忍者开苞的疼痛给男人养鸡巴,但是这个药对女人的作用就是小屄会很长时间的保持开苞的时候的状态,包括顔色、大小等等等等。”“谢谢五爷,大恩不言谢。”王山听到这个消息,已经按耐不住,急匆匆的从五爷家告辞出来,把两个竹筒珍重的藏好,拉上在门外的王红就往家裏赶去。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0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