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
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子龙有点心虚的走入房间,迫不及待地拿出黄色小说来看,那情节真是迷人极了,又有插图,看得子龙下面的大鸡巴,又硬又翘起来,简直翘得可以吊上参斤猪肉而不垂。 

  他难受极了,猛然想起黄色录影带里,男人自渎打手枪的情形,于是他把拉 拉开,用一手拿着黄色小说看,一手套动着大鸡巴,打手枪。

  巧得很,子龙的妈妈见子龙回家,那种魂飞守捨的样子,觉得古怪,等子龙进去一会儿,再悄悄地开启子龙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要看子龙在玩什?花样。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连她的粉脸都羞红,芳心更是噗噗跳个不停,那种场面,真不知该怎?办呢?  

 最后决定拿出母亲的威严来,叫了声:「子龙。」

  子龙抬头一看,大惊失色,怕得只顾藏那本黄色小说,忘了他的大鸡巴正如怒狮般的傲然峙立。

  母亲说:「把书拿来。」  

 子龙不得不把书拿给母亲,才发现母亲的秀眼,正看着他的大鸡巴,他赶忙把大鸡巴藏进裤子里,这瞬间,他可害怕极了,像是大祸临头。

  母亲温和地问:「书从哪里来?」  

 子龙不敢告诉是阿明的,随便说是一位同学的。

  母亲说:「小孩子不可看这种书,看了这种书一定会学坏的,知道吗?明天拿去还给同学,今晚不可看,知道吗?」  

 子龙唯唯诺诺,母亲才走了出去。

  他想,这下真的要糟了,母亲若认为自己是个坏孩子,又把自己送回孤儿院,那就惨了,都是阿明那坏蛋害的,明天非找阿明好好的算帐不可。

  他忧心重重,再也顾不得看黄色小说了,心里面只是担忧和害怕,直到吃晚饭时,母亲还是很慈祥的,他才放心不少。

  饭后,妈妈带他去看电影,这是一场恐怖电影,当电影渐渐进入恐怖高潮的时候,妈妈也紧张的害怕起来了,娇躯靠着他,柔柔的玉手,紧捏着他的大腿。  

 他闻到了妈妈幽幽的体香和发香,那种香味令人全身发麻,好不难受,下面的大鸡巴硬了起来。  

 在最紧张的关头,妈妈怕得玉手死捏着他的大鸡巴,全身发抖,都没有发觉是握着大鸡巴的。   

他只感到好难受、好难受,全身热得发烫,真想伸手去摸摸妈妈的大腿,但他就是不敢,因为她是妈妈;他也想用嘴去吻吻妈妈的脸颊,也不敢,只是在紧张关头,用自己的脸颊,去贴在妈妈的脸颊上。  

 妈妈也紧张得脸颊都发烫了。

  看完电影,去吃了点心才回家。

  回到家,这个家,也只有他和妈妈两个人,因爸爸生意做大了,开了一家大工厂,要应酬,出差,有时候要到外国去拿订单,所以常常不在家。在家的日子,一个月不到五天。

  这时候才晚上十点,还早,妈妈说:「子龙,你的功课都做好了吗?」  

 「妈,都做好了。」  

 「那就陪妈妈看电视吧!」  

 「好的。」  

 「妈妈去换件衣服。」

  他妈妈就走进卧室了,平常妈妈换衣服时,都是卧室的门关上的,今天却忘了关门,害得他一颗心噗噗跳着,很想去偷看妈妈换衣服,又不敢去。

  他卧室的门,正好对着妈妈卧室的门,他假装回卧室,再偷偷地看妈妈的卧室内,也许他站的角度不对,只看到卧室的一小角,其它什?也没有看到。

  他只好回卧室,换下衣服,因为是夏天的关係,通常在家他都裸露着上身,穿了一件运动裤,如此而已,他换好的衣服,走到卧室门,整颗心噗噗跳个不停的往妈妈的卧室一看,这次他看到了。   

他妈妈只穿着参角裤和乳罩,正在衣厨找衣服,这时妈妈正面向他,只听:「哇!」妈妈的一声娇叫,她马上闪到子龙看不到的地方去了,他也赶快的走到客厅,把电视开启看电视。  

 其实,他的脑海中,只想着妈妈那裸露的胴体,真是又美又诱惑人,陆伯母跟妈妈的比,还差多了。  

 妈妈的身材高,差不多有一百六十八公分高,而且比陆伯母瘦一点,平常穿衣服的时候,已经婷婷玉立,脱光了衣服后的胴体,更是耀眼生辉,白得如雪如霜,宛如石膏雕刻出来的美女像,那样的诱人和美丽。  

 妈妈走出来了,子龙因为心虚,不敢正视妈妈,避到厨房,从冰箱拿出可乐来喝,妈妈也来到厨房,她说:「子龙,你看那场电影怕不怕?」  

 「怕,好怕,妈!尤其是那个怪人,突然走到那女人的背后,双手……」  

 妈妈已经粉脸变色,惊得大叫:「妈妈,不要说,不要说……呀!……」  

 她是怕极了,赶快抱住子龙。子龙顿感温香满怀,妈妈己经怕得脸儿发烫了。

  他见妈妈抱着他,心里虽然有点儿怕妈妈,但妈妈太美太美了,尤其是妈妈现在已不再戴乳罩,一双乳房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整个贴在他裸露的胸膛上,紧碰碰地很是好受。

  尤其是妈妈那股淡淡的体香,幽幽地送进子龙的鼻内,使他下面的大鸡巴,早已又硬又翘起来,这时候,子龙也忍不住的,用手按着妈妈的臀部,使她的阴户,紧贴着自己的大鸡巴。

  妈妈扭动着娇躯,臀部大规律地扭着,娇叫:「嗯……嗯……好可怕……可怕……可怕极了……子龙,我怕……好怕……」

  其实,妈妈这时感到一阵颤抖,舒服与刺激同时涌上全身,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子龙也感到妈妈下面的阴户,渐渐的硬起来,硬得像一块铁,他只是不知道这是什?原因。  

 他只知道,妈妈一定在回想刚才的可怕场面。  

 但是他想亲吻妈妈,在黄色录影带里,男女两方接吻得很热烈。他从未吻过女人,就是不敢吻妈妈,再回想刚才看到她那曲线暴露的赤裸胴体,是那?妩媚,豔丽和动人,可惜穿着参角裤和乳罩。   

子龙说:「妈妈,你还在怕吗?」  

 「嗯……怕极了……好可怕……哎唷……妈妈好害怕、好害怕……」  

 子龙趁机把妈妈死紧的抱着,下面的大鸡巴更是拼命磨擦她的阴户,他偷偷的吻了妈妈的脸颊一下。  

 「嗯……嗯……哎唷……」

  妈妈突然全身精疲力尽,双手垂了下来,要不是他抱着妈妈,她一定会跌倒,还好子龙虽然只有十七岁,但身体高大魁梧,肩膀宽阔。

  子龙大惊地问:「妈,你怎?了?」  

 妈妈有气无力的说:「子龙你很乖,妈妈只是害怕而已,你扶妈妈到客厅沙发上坐,好吗?」   

「好,妈妈!」

  他的右手伸过妈妈的腋下,扶着妈妈走到客厅,子龙的手掌,正好放在妈妈的乳房上,她又不戴乳罩。  

 「嗯!」他妈妈轻哼一声,娇躯微颤。他则不敢太明显的摸妈妈的乳房,只用手按着。

  妈妈的乳房,比陆伯母的乳房,好得太多了,陆伯母的乳房软如棉花,妈妈则紧蹦蹦的像个少女的,可能是没有生育吧!  

 

子龙扶着妈妈,妈妈的娇躯就有一半贴在他的身上,他的大鸡巴偏偏是被妈妈贴着正着,被妈妈的臀部所贴着,他想挪开,但又怕妈妈生气。

  从厨房到客厅没多远,到了妈妈快坐上沙发的时候,他乘机揉了妈妈的乳房。

  「嗯!」  

 妈妈眼睛含羞的看了他一眼,并没作生气的样子,他放心了一些,服侍妈妈坐好,他也坐在旁边。

  妈妈的眼睛,只是看着电视,他就不敢再做非非之想了。  

 电视做完了,妈妈叫他去睡,他只得回房去睡觉,看见妈妈回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他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一入睡就天亮了。 妈妈为他捧来一碗冰的莲子汤,放在他的书桌上,不小心,妈妈放莲子汤的时候,太贴近子龙了,所以妈妈的阴户,碰着子子龙的臂弯,乳房贴着了子龙的头,他只感全身的一阵麻痒,如触电般,瞬间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好受极了。

  他想乘机摸摸她的阴户,就是不敢。  

 妈妈走后,害得他停了很久,才开始写作业。  

 写好了作业才六点,妈妈叫他洗澡。  

 本来这公寓有二间套房,妈和爸拥有了一间,所以他洗澡总是到另外的一间去洗澡。可是,前二天因为马桶漏水,仍未修好,所以他借用了妈妈的洗澡间。  

 他脱得全身只剩下一笔内裤,再拿了一条洗好的内裤,就往妈妈的房间走,妈妈在房间内,他走入了洗澡间,放水,脱内裤要洗时,忘了拿毛巾,他只好再穿上了内裤,要到另外的一间洗澡间,去拿毛巾。  

 走出浴室,看到妈妈。  

 「哇!」妈妈惊叫一声,呆立当场。  

 原来,这时候的妈妈,已脱得全身精光,连乳罩和参角裤都没有了。  

 妈妈惊骇得忘了用手,盖住乳房和阴户,所以子龙是看得整颗心,宛如小鹿乱闯一样的,跳个不停,下面的大鸡巴更是翘得好高好高。  

 太美了,窕窈玲珑的曲线分明,如柳的细腰,丰满的臀部,构成了一座美女的裸体雕刻,太迷人了。  

 双峰乳房,虽不大,那形状真是蕩人心魄极了,尤其阴阜,隆突得像一座小山丘,阴毛虽不长,浓密地延伸到小腹,如丝如绒的覆着阴户,扣人心弦。

  妈妈赶快转过身说:「子龙,忘了带什??」  

 「毛巾,妈妈,我忘了带毛巾。」  

 「去拿呀!」  

 「好。」  

 子龙贪婪的看着妈妈的背部,全身的血液沸腾,真恨不得去摸妈妈的全身,尤其是把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小穴里。

  但他就是不敢。  

 他边看边走出卧室,跑到另一间洗澡间,拿了毛巾,又跳进卧室,妈妈已穿上了外衣。

  边洗澡,边想着妈妈如玉如莹的胴体,胡乱的洗完澡,走出洗澡间,妈妈已不在卧室,可能已在客厅,听电视机的声音响,他知道妈妈在看电视了。再回想起妈妈来,他发现妈妈可能也是在引诱自己,如看电影时握自己的大鸡巴,抱着自己时,用下面的阴户磨擦自己的大鸡巴等等,显然,妈妈也禁不住了。  

 「可怜的妈妈。」他心下这样想。他开了门,叫着:「妈妈,妈妈。」

  奇怪,家里没有人,电视又开着,是综艺节目,女歌手在唱歌,那妈妈到了哪里去呢?  

 他关好了门,并把内锁也锁上了,公寓的门户真烦,光内锁就有上下两个,他小心的锁好后,才走入客厅,心想:莫非妈妈在洗澡?  

 子龙心噗噗跳了起来。  

 「妈妈!妈妈!」  

 又没有回音,他先走回自己卧室,脱掉了衣服只穿了一条运动裤,走出卧室门时,故意望望妈妈的卧室,妈妈的卧室门开着,也不见妈妈,就大胆的走到妈妈的卧室内,叫着「妈妈,妈妈!」向洗澡间一看,也是没有人。  

 他有点儿紧张起来了,妈妈到哪里去呢?

  到了客厅一看,天呀!原来妈妈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睡着了。

  睡着了,却有无限的春光,活色生香的。

  原来,妈妈今天也是穿着一件睡衣,中间用带子结起来的,显然的,带子结得太松了,下面裙子部份掀开了,露出了白白如玉的大腿,及参角裤,上面的衣领部份也翻开,露出了乳房。  

 子龙心想:妈妈是不是也难耐寂寞,要引诱自己?不然,妈妈从来也不会在晚上九点钟睡觉的,假如妈妈是在引诱自己,自己当要假装不知道的接受引诱,好好的让妈妈快乐。  

 想着,也不敢不消受美人恩。

  他走到妈妈的沙发旁,坐在地毯上,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摸着她的阴户。

  他的心跳得极为厉害,又紧张刺激,又极为害怕,万一妈妈不是在引诱自己,自己会错了意,那可真是闯了大祸,那可糟了。

  她的阴户隆突得像个小山丘,诱惑人极了,尤其是阴毛,浓密蓬乱的延伸到雪白的小肚上,不长不短柔细极了,乌黑亮丽得很是迷人。

  他摸着,轻轻的,轻轻的。

  因为妈妈今天穿的是白色透明参角裤,所以整个阴户,他是看得清楚。  

 还好,妈妈还睡得很熟。  

 他想看一看她的小穴穴,好在这种尼龙的参角裤很有弹性,他轻轻的拉开参角裤,一手拨开了阴毛,就看到那条朱红色的细细肉缝了。

  他听到妈妈沉重急促的鼻音,几乎可听到妈妈的心跳,像战鼓一样的剧烈。

  子龙得到了验证,就放胆的用手指伸进她肉缝的小穴穴里,淫水已顺势,流了出来。   

「嗯!……」妈妈的娇躯轻轻地颤抖着,也娇哼了一声却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子龙心想:妈妈必定春心蕩漾,要忍受这独守空惟的寂寞,非常难受的难受,只要妈妈能快乐,他什?事都愿意做。于是他低下头,用舌头去舔那小穴穴。  

 「恩!……嗯!……」  

 他的舌头慢慢的伸进小穴穴里,然后再缩回来,又伸进去,又缩回来,很有规律的行动着,另一只手伸去握住妈妈的乳房。  

 「嗯!……」  

 妈妈的乳房紧绷绷,像少女的乳房,粉团似的丰肥,白嫩嫩的,细腻腻的,入手手感很舒畅。   

妈妈颤抖着,抽 着,樱桃小嘴里不停地呻吟着,但并没有醒来。

  子龙边舔边伸缩,看那种情况,妈妈已经舒服透了,为了让妈妈更舒服,他把嘴更贴进小穴穴,以便舌头能伸得更深入。  

 他的鼻子正好碰到妈妈的阴核,他还不知道阴核的作用,但为了好奇,他用鼻尖去磨擦那硬硬隆起的一小粒阴核。

  「啊!……」妈妈痉挛了一下,如莹如玉,雪白如霜的粉腿,开始不规则的伸缩着,轻踢着。  

 这种反应,子龙看过陆伯母,知道妈妈一定非常快乐,他更加卖命地把舌头伸缩着,他发现鼻子有这?好的作用,鼻子的磨擦更不敢停。  

 「嗯……哎唷……嗯……嗯……嗯……哎……哎………哎……」

  妈妈梦幻似的呻吟着,粉脸也津津出汗。呼吸更加急促地喘息着,喘的声音很大,胸膛快速的起伏着,臀部更是一再的挺高,把阴户整个的送进子龙的口中。  

 「……呀……哎……嗯……嗯……」  

 子龙的手,更是忙碌着,他一下子揉弄右边的乳房,一下子捏抚左边的乳房,忙得不亦乐乎。   

他发现这种情况,嘴唇失去了作用,很可惜,于是他的嘴唇也加上去工作,他用嘴唇去磨擦大阴唇。

  「嗯……嗯……哎呀餵……」  

 妈妈在一阵急促抽中,瘫痪在沙发上。他才停止动作,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可是阴水却泛滥成灾,泊泊地一阵阵流出来。  

 他赶忙冲到洗手间,拿了一叠卫生纸。

  妈妈还是闭着眼睛不想醒来,只是那两个白馥馥的肉球,像对他示威似的,他很快的用睡衣,把两个乳房盖住,再用卫生纸,为她清理阴户。  

 一会儿工作完成,他又为妈妈把裙子盖好。把卫生纸放进抽水马桶后,才安安心心地坐在沙发上,把妈妈摇醒。  

 他知道妈妈一定是矜持、害羞、和自恃,这是妈妈的尊严。

  妈妈终于醒来了。  

 醒来却粉脸飞霞,含羞地怯,那娇滴滴的俏模样,令子龙爱死了,妈妈不但比陆伯母年轻多了,而且美丽迷人多。  

 妈妈要起身坐好,却娇 无力。子龙赶快去扶起妈妈坐好,不小心,又碰到了妈妈那紧绷绷的乳房。

  「嗯!……」妈妈羞得低下头,不敢看子龙。

  子龙知道妈妈害羞,紧贴着妈妈坐下,说:「妈妈,你睡得好熟,好甜噢!」  

 他妈妈虽然刚才已有过性高潮,但现在还处于相当紧张的情绪中。尤其她的大腿与子龙的大腿相贴,使她又颤抖起来。  

 她说:「子龙,乖,去倒杯可乐,拿条冷毛巾来给妈妈,妈妈有点儿头痛。」她边说,边看着子龙的大鸡巴。  

 子龙自从见了妈妈的无限春光后,自始自终,大鸡巴是又翘又硬,刚才他也想把大鸡巴插进养母的小穴穴中,但他就是不敢。  

 像陆伯母那样,生过两个儿女的小穴穴,都承受不了他的大鸡巴,妈妈没有生育过,如何受得了呢?他的大鸡巴要插进妈妈的小穴穴中,最少限度,也要在妈妈完全的同意之下。  

 子龙应声:「妈妈,我去拿。」  

 妈妈芳心大悦,可是不解的是,子龙为何不敢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穴中?她想:他的大鸡巴太大了,开始有点儿痛苦,以后一定很舒畅。  

 她知道子龙不敢,她知道子龙在等她的同意,而她委实没那份胆量。

  子龙很乖的拿来可乐和冷毛巾。  

 妈妈擦了冷毛巾、喝了可乐之后,看样子舒服多了,子龙才问:「妈!还头痛吗?」  

 「好多了。」  

 他本来想跟妈妈坐在一起,腻在她的身旁,又怕她不高与,只好另坐一张沙发看电视,不久就被电视迷上了,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

  嫣妈则大感奇怪,子龙只是个小孩子,怎会懂得用舌头去舔阴户,把舌头伸进小穴中当鸡巴伸缩,又会用鼻尖去磨擦阴核,怎会这?厉害?

  她想问,又不好意思问,无法开口,其实她和子龙,这对养母养子之间,心理上都有数,自从子龙用舌头,舐得她舒服得丢了精之后,她自己也知道子龙的心里怎样想。  

 简单说,两人心理都有数,也都摸透了对方的心理是怎样想的,只是不知该在何种方式下,来打破这莫名其妙的隔阂。  

 她不是淫蕩的女人,更不知该如何引诱男人,她也知道子龙怕她,她更怕跟阿龙发生关係的后果会怎样。  

她知道无须为丈夫守节,丈夫发了大财,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甚至金屋藏娇,这已经不是十八世纪,女人贞烈碑的年代,丈夫这样冷落她,等于叫她守活寡,那太残忍了。

  所以她不必为丈夫守节,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她希望子龙大胆一点,可惜阿龙就是大不起胆来。  

 她娇笑说:「噢!妈妈真的这?美丽吗?」  

 子龙由衷的说:「妈妈最美最美了,我从未看过比妈妈更美的女人。」

 「可惜妈妈参十四岁。太老了。」  

 「不!不!妈妈看起来才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点儿也不老。」

  「噢!妈妈是怎样的美?」  

 子龙摇摇头说:「我也不会形容,反正妈妈真的很美很美就是了。」  

 「你的嘴很甜。」  

 「妈妈要不要……」子龙本来想问妈妈要不要试一试,但还没说完,就发觉不该对妈妈这样轻薄。

  「噢!怎?不说下去?」  

 「没有了。」  

 子龙也知道妈妈有鼓励他说下去的意思,他也不是不敢说,只是觉得他不可以这样说。

  妈妈嫣然一笑,说:「你真是人小鬼大。」  

 子龙赶忙说:「妈妈,我很乖,也很听妈妈的话。」

  「乖是很乖,只怕学坏了!」   

「不会,不会,子龙绝对不会学坏,子龙只听妈妈的话,一定很乖的。」  

 「噢!不听爸爸的话?」  

 「也听爸爸的话。」  

 「唉!」妈妈低叹一声,说:「你爸爸也真是的……」  

 子龙不满的说:「爸爸真不应该……」  

 「不应该怎??」  

 「不应该这?忙,老让妈妈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假如我是爸爸的话,就不是这样了。」  

 「那你会怎样?」  

 我会天天陪妈妈上街散心,看电影,或是在家里看电视,陪妈妈……」  

 「怎?不说下去?」  

 「我不敢说。」   

「你说,妈妈不会生气。」  

 「陪妈妈睡觉。」他愈说声音愈小。

  听得妈妈芳心大乱,原来子龙什?都知道,所以前天才用舌头舔自己的小穴,让自己丢精舒服,事后又做得很完满,像没那?一回事似的。  

 她心想:这小鬼什?都知道,连自己春情蕩漾他都知道,真是鬼精灵,这样也好,他了解得更多,就不会误会自己是淫蕩的女人,否则她怎?可能永远这样守活寡下去。

  她看看时间,也五点半了,就说:「子龙,你去妈妈的洗手间洗澡,晚上有喜宴,你陪妈妈去。」  

 子龙高兴的说:「是的,妈妈。」  

 他拿着毛巾和内裤,就往妈妈的卧室里去洗澡。他一走进洗澡间,妈妈也进了卧室。

  他的心噗噗地跳着,紧张起来,妈妈说:「耳根后面,要洗乾净点。」  

 「好的。」   

「你的耳根后面总洗不乾净。」  

 「我会洗乾净的。」  

 他边洗澡边注意偷听妈妈是不是换衣服,结果什?也没听到,他胡思乱想着,竟连下面的鸡巴也胀大起来了洗完澡走出来,妈妈好好的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说:「把衣服穿好,我们提早出去。」   

「是的,妈妈。」  

 子龙回卧室换衣服,妈妈走进洗澡间,她慢慢的把衣服脱掉,对着镜子自我欣赏起来,她想:子龙说自己,像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真的吗?  

 想到子龙,她的小穴里又充满了淫水,他那根鸡巴太大了,要是插进自己的小穴里,该有多舒服,那真是欲仙欲死,快活极了。

  要子龙的大鸡巴,插进自己的小穴中,并不睏难,只要自己表示一下,就可成事,只是临到紧要关头,自己又提不起勇气。

  突然,停电了,卧室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子龙知道妈妈最怕黑暗,现在又在浴室里,一定会大惊的呼叫自己,他正好在穿上衣,把上衣也脱掉,外裤也脱掉,只?下内裤。  

 「子龙……子龙……」果然听到妈妈的惊叫声。

  他冲进妈妈的卧室,冲进洗手间,呼叫:「妈妈,妈妈。」  

 「子龙,子龙……」  

 他碰到妈妈的手,就顺势把妈妈拥入怀中。

  「子龙,我怕……」  

 果然,妈妈全身裸露着,子龙的手搂着她细细的腰,胸膛贴着她那两个如处女般、极有弹性的乳房,另一手摸着她那滑嫩嫩的丰臀,那真是他最大的享受。

  子龙说:「妈妈,不要怕,不要怕。」  

 妈妈这一生,第一次裸露着,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拥抱着,尤其它是子龙,她的脑袋相当纷乱,只觉得她的乳房贴在子龙胸膛上,相当舒畅,而子龙就像一团火,把她包住,燃烧着她全身。  

 她紧紧地抱着子龙,把脸贴子龙的脸上。  

 「嗯!……嗯……我怕……怕。」  

 子龙摸着妈妈的粉臀,说:「我在,妈妈就不要怕,不要怕呀!」  

 她颤抖起来了。  

 子龙的脸与妈妈的脸贴在一起,真的美极了,他转过头,轻轻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妈妈的脸已经火烫了,他吻着,吻着……  

 「嗯!……不要……嗯……」

  她也慢慢的转过脸,她也迫切的须要热烈的接吻。  

 子龙吻着,终于,吻到了她那樱桃香唇。  

 「嗯……嗯……」  

 子龙用双唇柔柔地吻着她的樱唇,慢慢的,她的香唇吻张开了,子龙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   

「嗯……」  

 两人热烈的吻着,死命的吻着。  

 她的体内,熊熊的欲火已经燃烧了。

  两人搂得极紧,吻得很热烈,子龙更是用手摸着她的左右臀部,又丰满,又细嫩,又滑腻,他下面的大阳具,也磨擦着她的阴户。  

 「哎……哎……嗯……嗯……」  

 突然,电灯亮了起来。  

 电灯亮了现出光明,而光明又会令人感到害羞,她害羞极了,光明使她清醒过来,以发抖的声音说:「子龙,你走吧……」  

 「妈!……」  
 「听妈的话,要乖,不要碰妈妈。」

  「妈!以后你给我碰吗?」  

 「以后再说。」  

 「妈!……」   

「你不走,妈会生气的。」   

「妈,是的。」  

 子龙依依不捨的离开她,用双眼虎视眈耽地看着她裸露的胴体,太美,真太美了,那乌亮丛生的阴毛,那?柔丽地贴在她那隆突得如小山丘的阴户,那如梨子般的乳房,乳头只有小红豆那?大,却红得好看极了,乳晕是粉红色的,带着丝丝的血丝。

  再美的美女雕刻像,也比不上她的美。  

 她羞红着脸,转过身,发抖的说:「子龙,乖,你去穿衣服。」  

 「是的,妈妈。」  

 子龙很无奈的走回卧室,坐了一下,清醒一下脑袋。才开始穿衣服。

  子龙走后,她是难受极了,她多?盼望子龙的那根大鸡巴,能插在自己的小穴中,可是也不知为什?,她又赶走了子龙。  

 她不知那是什?原因,也许是矜持、害羞、尊严,或是贞操观念。  

 可是她现在后悔了,她知道她不必后悔,只要现在走入子龙的卧室里,一切都可成为事实,她很想这样做,却不做,连她也不知原因。

  过了很久,才定下心。  

 胡乱的洗完澡,换好了衣服,走出卧室,子龙已穿得整整齐齐的在沙发上等着了。

  她连看子龙的勇气都没有,就走到门边开门,却发觉子龙还坐在沙发上,没跟上来,她也不敢转头,就说:「子龙,我们走。」  

 「是的,妈,等一下。」  

 「什?事?」  

 子龙走到她身边,叫声:「妈!」  

 她羞红着脸,应声:「嗯!」  

 「妈,你不要生气,好吗?」  

 「妈不生气。」   

「也不要太介意好吗?」  

 她笑了,她知道子龙是细鬼灵精,善体人意,她说:「妈不介意了。」

  「那好,我们走。」  

 走出门外,妈妈在厨房炒菜,叫道「去换衣服,要吃中餐了。」  

 「是,妈!」  

 子龙到卧室,把衣服脱掉,裸露着上身,还是穿着一条运动裤,就到厨房帮妈妈的忙,子龙真的是个鬼精灵,他边说故事,边帮妈妈忙,还边藉机在她的身上,摸一下,碰一下,或擦一下,害得她无心于炒菜。

  妈妈笑着说:「子龙,你到餐桌坐好。」

  子龙说:「妈,我帮忙好吗?」   

「算了,你愈帮愈忙,闹得妈妈无心炒菜。去去,去整理碗筷。」  

 「是,妈妈。」  

 他很无可奈何到餐厅,把碗筷排好。  

 她今天还是穿那件中间只有一条带子的睡衣,带子又结得松,有意无意之间,总会露出一部份的乳房和那如莹如玉的大腿。  

 子龙坐在餐椅上,突然想到,呀!养母一定春心蕩漾了,她大概耐不住长期的空虚,和小穴的发痒,看来下午要有事了。  

 可是无论如何,他不能让妈妈主动,定要妈妈保持她的矜持,害羞和尊贵,这样妈妈好下台。   

妈妈总是在紧要关头打退堂鼓,相信她事后一定很后悔的,小穴穴也一定难受极了。

  妈妈,好可怜。

  他胡思乱想着,妈妈已端上丰菜,她放下菜,一定要稍微弯身,乳房就会露出来。

  子龙就在妈妈要把菜放在餐桌前,故意站起来,她弯身放菜,他的眼睛就虎视耽耽的看着她的乳房,真是太美了,妈妈的乳房像极了梨子,肌肤又是白里透红,诱惑得他垂涎欲滴。  

 妈妈放下菜,两个乳房微微摆动,差点儿把子龙的魂儿钩出体外。  

 子龙的动作,也逗得妈妈的粉脸都羞红了,含羞带怯的好不自在,她很希望阿勇看她的乳房,又很害怕和羞怯。好几种复杂的心里混合着她,使她不知要如何才好。

  她真的很需要子龙的大鸡巴,插在自己的小穴穴中。  

 记得,她很久没和丈夫玩过了,一年,二年,或是更长,直到那天,子龙舔她的小穴穴,使她满足。  

 但那也不是真满足,只算勉强的满足,她需要真正的满足。

  她的小穴穴,须要像子龙那样的大鸡巴,插进去,插得死去活来,领略人生的乐趣,享受它,她不能守活寡,那对自己太残忍了。  

 她端好了菜,开始吃饭。  

 子龙注意到了妈妈心情很乱,他不想说什?,也不敢说,两人默默的吃着饭,反而缺少了平时谈天说笑的快乐气氛。只是偶而,妈妈看他一看,脸儿羞红的又把视线移开,像有话说,又没说。  

 他则很大方地看着她,子龙觉得,他现在像个猎人,而养母则是他的猎取物,他要得到她,并不睏难。

  吃饱了饭,妈妈默默收拾碗筷。  

 子龙也默默地帮着妈妈在收拾餐桌,她的情绪似乎非常紧张,做工作都心不在焉,她在洗碗的时候,子龙偎过去,说:「妈,我帮你洗。」  

 她瞪着美目看子龙,那样子就像只惊弓之鸟,子龙伸出手搂住她的腰。  

 「嗯!」  

 她轻哼一声,全身如触电似的,热火流遍全身,子龙看得有点儿不忍心,又垂下手来,往客听走,妈妈颤声说:「子龙,你……」  

 子龙很镇静的说:「妈,我看电视,好吗?」  

 妈妈像放下一颗心似的,说:「你看电视……」  

 子龙开启电视机,就专心的看了起来。

  妈妈的脑海里,则是纷乱极了,就像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无法决定般的,她知道子龙这鬼灵精已知道了一切,知道她无法忍耐下去,知道她急需发 ,真正而又满足的发 ,所以子龙挑逗她。

  而她,他决定接受挑逗,她小穴里的春潮已泛滥,从早上子龙跟芳姐出去,到现在,她没有一刻心灵安静过,她想许多事情。  

 她草草的,又无心的把工作做完,也走到客厅,本来,她应该坐另张沙发,或坐在离子龙最少有半尺的距离,可是不知怎地她贴着子龙坐下。  

 子龙并不惊讶,妈妈的举动,最少也证明她是很需要了,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搂住妈妈的腰,说:「妈妈早上都在家里?」  

 她坐的姿势,使左右乳房均半露出来,裙子更是开了一边,那像极了一个风骚女人,子龙并不激励,他早上刚跟芳姐玩过,而且丢了精。  

 他微一侧转,把他的大腿贴住妈妈的大腿,手有意无意地放在她大腿的内侧。

  「嗯!」  

 妈妈已经春情激动,就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子龙说:「妈,下星期我们去郊游。」  

 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说:「到时再说。」  

 「嗯……嗯……」子龙假装撤娇,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膛里,用脸颊去碰如玉如粉的乳房。   

「嗯……子龙……嗯……」   子龙用双唇,轻吻着她的乳房,火山快要爆发了,她的小穴中已淫水津津,她闭着眼睛,两片湿润的樱唇,充分显露出性的冲动。

  子龙顺着乳房慢慢的吻,已用口含着了她的乳头。  

 「嗯……子龙……起来……不……不要……不可以……哎………妈要……要生气了……」

  子龙怕妈要生气,赶忙地抬起头来。  

 妈妈匆匆忙忙地用睡衣,盖住了乳房,站了起来,往卧室就走,子龙被这幕情况惊住了,他嚅嚅地问:「妈!你生气了吗?」  

 临入卧室,她发抖地说:「没有……没……没有。」  

 子龙这才放下心来,他也站起来,想走回他的卧室,关掉电视,他走到自己的卧室,看见妈妈的卧室门并没关。  

 他会过意来:妈妈不敢在客厅玩。  

 子龙轻轻地叫了声:「妈妈……」

  她的声音仍发抖的:「嗯……」  

 「要睡了吗?」  

 「嗯……怕睡不着。」  

 子龙走了进去,只见妈妈睡在床上,那睡态真是春色撩人,一对乳房均已露了大半,裙子更是左右掀开来,露出了粉红色半透明的参角裤。

  子龙说:「妈,我陪你……」  

 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说:「不……妈妈怕。」  

 「妈!你不能永远怕呀!」子龙说着,一步步缓缓的走近床旁。  

 「子龙……不……妈……妈真的很怕……」  

 子龙已走到床旁,他知道他妈妈现在是要,只是怕而已,他有责任剋服妈妈的怕,因为凡事第一次最睏难,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平常了。

  所以他毫不考虑的,就爬上床。

  「啊!」她发抖着,战颤着,娇躯捲缩着。  

 子龙为她解开了睡衣的带子,为她掀开了睡衣。

  「啊……子龙……」  


 她的美丽胴体,已呈现在子龙的眼前,她的皮肤本来雪白,白中透着粉红,更是肤色的极品,那白皙、光滑,而又细嫩的粉腿,是长得很匀称,那玲珑的小腿更是醉人,在雪白的小肚下部,虽然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参角裤,但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已延伸过参角裤,到了肚脐下二寸的地方,浓黑一片,很细很柔。

  她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正随着她胸脯的起伏,而颤抖着。  

 她似乎想挣扎,想反抗。

  「子龙……我好怕……妈妈好害怕……」  

 她急促的呼吸着,美丽迷人的脸儿已显出了性的饑饿,神经刺激得到了高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火燄里焚烧着。

  子龙说:「不要怕,妈!总要有第一次的。」  

 他俯下头,张开大口,把她的乳房含了一大半,再用舌头舔着乳房的乳头,同时手也往下滑……滑到了绒绒的阴毛处,然后钻进参角裤了,他在寻找桃源洞口。

  「啊!……」她打了一个寒噤,感到一阵舒服的刺激涌上全身。

  「嗯…嗯……啊……」  

 子龙找到了桃源洞口,用手指插进去,呀!好暖好紧的温柔乡,已经涨满了潮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他知道妈妈不能忍受了。

  很快的,他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再为她脱下参角裤。  

 「子龙……不……不……可以……妈……好怕……好怕。」  

 参扒两扣,已解下她的参角裤。子龙俯身,把她压了下来。

  「啊!……」  

 她颤抖,抽搐着,她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像要逃避,也像是在迎接。

  面对着这?美丽的胴体,子龙的大鸡巴也一跳一跳,像急着要跳进小穴里吃淫水。子龙用双唇贴住了她灼热的双唇,手握着大鸡巴对準了小穴,猛然地把臀部沉下来,大鸡巴往小穴里插。   

「啊!」她一声惨叫,同时也呻吟着。  

 「痛……子龙……好痛好痛哦……」

他就把臀部旋转起来了,同时柔情万千的说:「妈,你忍耐点……一下子就不痛了。」  

 「唔……唔……轻点儿……子龙……妈妈好怕好怕……」  

 她的呼吸更加急促,粉臀也随着子龙的旋转而扭动起来,一阵阵畅快的刺激,涌上了全身,她的粉颊泛红已被子龙旋转得欲死欲活,不时呻吟着。  

 「唔……唔……勇儿……好……好舒服。」  

 子龙听妈妈的呻吟声,知道她已不痛了,他在旋转时,加了臀部的力量,使大鸡巴一分一釐攻佔城池,缓缓地往小穴里前进。

  这是非常迷人的小穴,紧得密不通风,子龙的大鸡巴好受极了,他也舒服得快发疯,等到大鸡巴已进入了有参寸左右,他才改为抽出来、插进去的动作。

  起先是慢慢的,后来加快加重,约二十几下后,子龙已猛抽狠插起来了。

  她姣美的脸上,产生出一种不可言喻的快感的表情,她舒服得魂儿都飞上天,不断地摇动着臀部,挺高了阴户,小嘴里大叫:「好勇儿……唔……唔……美极了……舒服透了……子龙……你……唔……唔 ……你要奸妈妈……妈妈就给你奸吧……呀……」  

 「妈妈,你还怕吗?」  

 「不怕了…不怕了……哎哟……妈妈真要浪……哎……浪起来了……舒服…… 真舒服……呀!……你碰到妈妈的花心了……妈妈给你奸死了……快要死了……」  

 子龙这时的大鸡巴特别敏感,他真的感到龟头,碰着了一粒硬块,那也许就是妈妈所谓的花心,他就拼命的那粒硬块冲刺。

  她的两条腿不断地伸缩,蠕动,她的双手搂紧子龙,用她那高耸的乳房,去磨擦子龙的胸膛,她的阴户淫水直流,已经湿满了床单一大片,像撒尿一样。  

 「子龙……妈妈快要死了……好舒服……好好舒服……唔……唔……」

  她歇斯低里的浪叫着,娇躯不停的颤抖着。  

 突地。

  「啊……子龙……妈妈受不了……要丢精了……舒服舒服……好舒服……妈就丢给子龙了……」

  她舒畅得几乎眩晕了过去,全身瘫痪在床上,只是娇躯还颤抖着,樱桃似的小嘴张开着,脸上显出了一种极为满足的微笑。

  子龙但感大龟头,被一阵暖流冲击着,他感到极为舒服,知道妈妈丢精了,才停止的动作。   

过去很久,她才悠悠的转醒过来。

  一醒过来,见子龙凝视着她,她害羞得闭上眼睛,却把香唇送到子龙的唇边,并把香舌送进子龙的嘴里,让子龙尽情地吮吸着。  

 子龙说:「妈妈,舒服吗?」  

 她说:「嗯!」  

 子龙想起,现在应该是打破妈妈的矜持、害羞、尊贵的时候了,以后妈妈放弃了这一些,才能尽情的玩,才得到更满足。

  他说:「妈,你要叫我亲哥哥。」  

 她瞪大眼睛说:「为什??」  

 「黄色录影带都这样叫的嘛!」  

 「嗯!……」  

 「妈妈叫不叫?」  

 「嗯……你不要欺负妈妈嘛!」  

 「不是欺负,是这样叫起来,我才会更快乐,我也会使你更快乐,叫呀!」  

 「嗯!」  

 「妈妈不叫,我不玩了。」

  「……好嘛!我叫……」  

 「叫呀!」  

 「嗯……亲……嗯……亲哥哥……」  

 「我子龙的亲妹妹。」   

「你也不害臊。」  

 「玩的时候才这样叫呀!」

「不是,黄色录影带。」  

 「你真坏,坏亲哥哥。」  

 「坏亲哥哥才能使亲妹妹快乐呀……」  

 「嗯!……」  

 「要不要再玩?」  

 「你,亲哥哥还没丢精?休息一下再玩嘛!」

  她说着,又紧搂着子龙,两人又搂着一团接吻着,子龙乘机来了一个大翻身,让妈妈俯在他身上,压着他,姿态变成妈妈在上,他在下。  

 「啊!子龙,不!亲哥哥……」  

 「亲妹妹,你又怎?了?」

  「不能这样呀!」  

 「妈!不!亲妹妹,你要放开心胸来,尽情的玩,不然就不会尽兴。」  

 「好嘛!」  

 「亲妹妹,你的小穴穴是世界上最美的小穴穴,爸爸最可惜了,暴珍天物。」  

 「什?暴珍天物?」  

 「妈妈的小穴穴……」  

 「要叫亲妹妹嘛!」  

 「亲妹妹的小穴穴是天物,爸爸不会享受,那岂不是暴珍天物?」  

 「唉!你不知道你爸爸。」

  「爸爸怎?了?」  

 「他……他……」   

「他怎?了?」   

「他已经性无能了。」   

「爸爸还不到四十岁,怎?会呢?」  

 「这是真的呀!」  

 「妈!亲妹妹,以后我们玩的时候,万一被爸爸看见了,他一定很生气。」  

 「不会。」  

 「为什??」  

 「你爸爸曾建议我去交个男朋友,只要不跟他离婚就好了。」

  「妈!亲妹妹,你为什?不去交呢?」  

 「亲妹妹害怕吗万一交个歹徒,就身败名裂,还会连累你爸爸呢!」  

 「说的也是,那亲妹妹的小穴穴,是子龙的了。」  

 「嗯!你真坏!」她撒娇。  

 子龙说:「我们再玩呀!亲妹妹你动。」  

 「嗯!我不会这样玩,太羞人了。」  

 子龙见妈妈不动,他就动起来,他挺高了臀部,然后突然放落,这样妈妈的小穴穴,就套动大鸡巴了。  

 「嗯……亲哥哥……呀……」

  这样才几下,妈妈已情不自禁的自己套动起来,粉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嘴里哼着:「我的亲……哥哥……你要了妈妈的命……啊……」  

 哼几声,又发狠的低头咬着子龙的肩,下面套动着更急,娇躯也发抖起来。

  「心肝……我的亲……哥哥……我又怕又爱的……亲儿子亲哥哥……刚才差点儿又……又丢了……唔……美死了……」  

 「妈妈怕什??」  

 「……我不说……羞死人了……」  

 「我要亲妹妹说。」  

 「嗯……哎哟……」  

 「……不说子龙就不玩了……」  

 「亲儿子……亲哥哥……哎……哎……喔……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使妈妈亲妹妹……又爱……又怕……哎……」

  动作更加快了,还不时的在磨、在转,使子龙痒到心里,舒服得直叫:「亲妈妈……亲妹妹……啊!……好……美死我了……加重一点……好……好小穴……」  

 「嗯……我的小丈夫哥哥……哎呀……亲儿子哥哥……咬呀!………小穴要 了……又 给大鸡巴亲哥哥了……呀!」  

 「亲妹妹妈妈……你不能丢……要等我……快……快用力……」  

 两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套得更快,哼哼的淫声百出,她用力的套动着,小穴抽送不停。   

「儿呀!……亲哥哥……妈妈亲妹妹不行了……唔……唔……舒服死了……我要死……要死了……不行了……丢给亲哥哥了。」  

 她又 了,精疲力尽的伏压在子龙身上,娇喘着,吞汗淋漓,子龙见状,紧搂着妈妈,来个大翻身,又把她压在床上。

  这时子龙的双手,抓着两个乳儿又捏又揉,又摸又抚,嘴唇更吻着她的樱唇,使她舒服得飘飘欲仙,满足直哼着:「舒服…嗯……真舒服……」  

 连娇躯都还颤抖着。  

 过了片刻,她就沈沈的入睡了。  

 子龙不敢动,直到听到妈妈均匀的鼻息声,他才慢慢的抽出大鸡巴。  

 「嗯……啊……不……不要抽……」

  妈妈突然醒来的紧搂着他不放。  

 子龙说:「亲妹妹,我不会离开你的。」

「嗯!……」

  「怎?了?」  

 「你要天天陪妈妈睡。」  

 「好妈妈,子龙求之不得天天陪妈妈睡呢?」  

 「不骗妈妈?」  

 「绝对不会!妈妈不怕了?」  

 「嗯……不怕了嘛!」   

「那好,妈妈你睡吧!」  

 「妈妈睡了,你就要偷偷跑走。」  

 「不会了,勇儿也要睡,就睡在妈妈的肚子上,好吗?」  

 「嗯!……好嘛!只要不离开妈妈就好。」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08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