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16-17)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
[白老太太的三个愿望](卷01)(16-17)作者:牧童一夜书(@CWUIP)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0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女追男,衣服脱下

  魏征不紧不慢地往山下走,一边走一边四下观察,上山的时候一路快跑,黑灯瞎火的,也没太注意山上的情况,这时候天色似乎亮了许多,把远近景色看的一清二楚。道路的两边是一排排的墓碑,有的墓碑前摆着香炉,有的墓碑上压着黄纸,有的,光秃秃这只有一座碑。

  阴森森气氛让魏征有点害怕,想唱首歌给自己壮壮胆,不知道为什么,唱出来的居然是:「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

  白如梦从后面轻轻拍了下魏征,把魏征吓了一跳。

  魏征不高兴地道:「你冷不丁的拍我干嘛?」

  白如梦笑道:「你害怕了?你怕鬼?」

  魏征道:「我天天跟你个千年老鬼一块呆着,我还怕啥鬼?」

  白如梦道:「我不是鬼!」

  魏征道:「你是地仙!一个连身体都没有的地仙。」

  白如梦被人戳到了痛处,她挥起拐杖朝魏征头上就打,魏征下意识地向前一窜,动作之迅速令人惊诧,白如梦一拐杖没打到,又横扫一拐杖,魏征向上一跳,居然跳起来二米多高。

  魏征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跳那么高,他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身体充满了氢气,或者是地球对他没有了引力,自己有这弹跳力,打篮球可以场场扣篮,高年级的大猩猩再别想盖自己的帽。

  魏征正满心欢喜充满向往任由身体自由落下,白如梦的腿高高的抬起,朝天蹬一字马,就等着魏征落下。魏征避无可避,在白如梦的脚要踢到他的腰部之际,他大叫了一声:「白色蕾丝内裤!」

  白如梦脸色通红,忙把腿夹紧,吼道:「臭流氓!」

  魏征平安落地,忙向前跳了两跳缓冲,和白如梦保持安全距离后,自己检查自己的身体,身体没有任何变化,并没有动画片里男主人公变身的光辉,他笑着对白如梦道:「嗨,怎么回事,我怎么能跳那么高?」

  白如梦怒目瞪着魏征,握着拐杖的手青筋绷起。

  魏征道:「说说啊,怎么回事!」

  白如梦道:「滚犊子!」

  魏征道:「我滚没问题,你得告诉我啊,万一我跳的抬高,把你抻着,不好。」
  白如梦道:「你当本命蛊白吃了?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强化了。」

  魏征道:「跟我鼻子一样呗,能力增强了?」

  白如梦骂道:「白痴!」

  魏征道:「快说说,我都那些方面增强了,性能力增强了没有!」

  白如梦身体腾空跳起,拐杖重重打在魏征的头上,「臭流氓!」

  魏征想躲,可是白如梦的动作太快,他不出意外地被击中倒地,可他倒地的时候,双腿扬了起来,正好踢在白如梦下落的身体上,白如梦大叫着,身体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旁边的草地上。

  白如梦躺在草地上,惊诧地望着魏征,她万万没想到魏征能踢到她,难道这小子一下子就成妖了,速度提升这么多。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魏征见她摔到草地上,不顾头上被打的疼,跑到了她的身边,扶起了她,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白如梦故意摆着痛苦的表情,道:「你说呢?」

  魏征一脸愧疚,道:「我也不知道,腿怎么就悠出去了。要不我给你揉揉吧。」说着把白如梦抱到自己腿上,揉着白如梦的小屁股。

  白如梦想挣脱,可是她没有,她只是静静地趴在魏征的腿上,任由魏征的手在她的身上揉搓着,魏征的动作很轻,就在自己的翘臀上轻轻地揉着,从翘臀上传来阵阵酥麻就想一根羽毛撩拨她的小心肝,明明很痒,希望停止,可内心又希望那根羽毛撩拨的更有力一些。

  一阵阵呻吟,从白如梦的口中传了出来。

  那完全是情不自禁,那完全是不能自己,那完全是本能。

  魏征停下了手,道:「你是在叫床吗?咋的,让我揉屁股揉出高潮了?」
  白如梦俏脸一红,骂道:「滚犊子!」说着双手撑着魏征的腿要起来,魏征也是想扶她一把,可是没想到,左手一抬,正好握住了白如梦的那对不大但是坚挺柔软的胸。

  白如梦一声娇呼,撑着身体的胳膊一软,身体跌落了下去,魏征忙左手用力一抓,把白如梦的嫩乳抓的更紧,魏征右手抱着白如梦的腿,可也不知怎的,他的手,就那么滑进了白如梦的短裙里,就那么滑到了白如梦的两腿之间……
  白如梦的身体一震,就像被高压电击到,那双不大的手就卡在她的两腿之间,他怎么就那么流氓,那是他该伸手的地方吗?伸手也就罢了,居然还把手就放在那,手放在那也就罢了,你倒是老老实实地放着啊,手还在那动来动去,手动来动去也就罢了,你他妈怎么还越来越用力啊,越来越往两腿之间用力,你这是想要老娘的命啊。

  其实魏征什么也没有想,他只是想把白如梦扶起来,可是白如梦的身体就像没有骨头的章鱼,他想用力,可是白如梦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任由他用力抬起她的胸部,用力抬起她的大腿,白如梦的身体就是起不来。

  突然,魏征感到了一阵潮湿。他从白如梦的两腿之间抽出了手,感觉自己的手湿漉漉的,他闻了闻,有一丝丝香味,又有一丝丝的腥味,魏征道:「你,尿了?」

  白如梦又羞又臊,身体腾空而起,两条腿在空中旋转,用脚面给魏征扇了两个实实在在的耳光。

  魏征(仿佛)看到了街头霸王里的春丽,对着他使用回旋鹤脚踢,他已经晕了,只能默默地承受春丽的重击,他只能大叫了一声:「白色蕾丝内裤!」
  吴小军赤裸裸地躺在浴盆里,焦急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他再等五点的到来,因为魏征告诉他,五点钟,用已经熬好的药液洗澡,他就可以重获男人的能力,那就是他的新生。

  手机一阵颤动,屏幕显示着上午五点钟,吴小军毫不犹豫,将药液从头到脚淋了个遍。

  就在吴小军把最后一滴药倒在身体上,他的下体就像一条冬眠的蛇迎来了春天,先是微微地抖了一下,突然地昂起了头,不只是头,连蛇身都挺直,像是向着谁示威一样。

  吴小军惊喜地从浴池里跳了出来,他的那根东西就像国旗班的战士挺拔。
  那是种死而复生的激动,吴小军居然跑到镜子前,左扭右摆,看着自己的身体的凸起。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那昂立没有丝毫要颓废的架势。

  吴小军抄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小翠啊。你马上到我这来……越快越好!
  快!快!快!「

  魏征醒了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白如梦对着太阳,吐故纳新,呼吸有声。
  魏征爬起来,两个腮帮还是火辣辣的疼,他揉了揉,感觉肿了,抱怨道:「中国报!下手这么狠啊。」

  白如梦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恶狠狠地道:「你自找的!」

  魏征道:「我怎么自找的?你尿裤子还不让人说吗?」

  白如梦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魏征道:「现在我妈已经不认识我了。你看我这脸肿的。」

  白如梦道:「你打坐,我教你呼吸法。」

  魏征道:「呼吸还有法?」他边说边盘膝坐好。

  白如梦轻轻地道:「首先开口,缓缓吐出体内浊气,再自鼻中吸入清炁,用意咽入下丹田,以补充呼出之气。呼必呼尽,吸必吸满。」

  魏征学着按照白如梦的方法呼吸,开始的时候感觉胸腔憋闷,反复几次后,身体反倒轻松了,整个身体好像通透了一般,无比的舒畅。随着呼吸次数的增加,有一团气从丹田生起,很虚无很轻薄,可是它真实的存在,而且那团气从丹田一点点扩散,扩散到全身,身体被那团虚无轻薄的气充满。

  魏征正陶醉在那种充实的美妙感觉中,白如梦朝他后背踹了一脚,魏征身体一歪,道:「你干嘛啊?干嘛又打我?」

  白如梦道:「天亮了,快下山!」

  魏征摸了摸脸,脸果然不肿了,他惊奇地道:「靠!这么灵?都好了。」
  白如梦道:「记着点,以后你脸肿了,就用这个办法疗伤!」

  魏征道:「为什么我的脸就得肿?」

  白如梦咬着牙,道:「我看到你的脸,就想抽!」

  魏征道:「滚犊子!我就长着一张欠抽的脸呐!我还觉得你长个欠打的屁股呢!你敢再打我脸,我就打你屁股!」

  白如梦笑道:「你的脸,我的屁股?」

  魏征道:「你可别臭美了,还我的脸你的屁股,我的脸在这呢,在外面露着呢,你把你的屁股露出来看看?」

  白如梦骂道:「臭流氓。无耻,不要脸!」

  魏征道:「行了,就你那没桃子大的屁股,露出来也没人看。」

  白如梦道:「你的屁股才没桃子大呢!」

  魏征道:「我的肯定是比桃子大的,你也不用伤心,你会发育的。」

  白如梦道:「滚犊子!你过来,蹲下!」

  魏征道:「干啥?」

  白如梦道:「让你蹲下你就蹲下,费什么话!」

  魏征也不反抗,因为他知道反抗是无用的,他乖乖地走过来,蹲在白如梦面前,白如梦走到魏征背后,往魏征后背上一趴,双手搂住魏征的脖子,道:「下山吧!」

  魏征道:「你想让我背你下山?」

  白如梦道:「当然了。」

  魏征道:「凭啥啊?凭啥我就得背你啊?」

  白如梦道:「不凭啥,我累了,我腿疼。我走不动!」

  魏征道:「你腿疼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给我下来。」

  白如梦撅起嘴,道:「我不!我腿疼就是你踢的,你要对我负责。」

  魏征道:「我脑袋迷糊,我也走不了。」

  白如梦吼道:「你是不是男人?你是不是男人?你跟我一个小女人斤斤计较。」
  魏征道:「你还小女人?你他妈一千多岁了,你还小女人!」

  白如梦双臂搂的更紧,两条腿盘住了魏征的腰,撒娇地道:「我不管,我不管,我要你背我下山!」

  魏征也不再坚持,其实,他从心里挺喜欢看到白如梦撒娇的样子,感觉那才是白如梦应该有的样子,就像美少女战士的月野兔,漂亮,可爱,讨人喜欢。
  魏征笑呵呵地站了起来,双手拖着白如梦的屁股,道:「桃子屁股,挺软的啊。」

  白如梦咬住了魏征的脖子,魏征配合地「哇哇」大叫几声,白如梦满意地松开了嘴,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咬住你的脖子,把你的血吸干净。」

  魏征轻轻掐了掐白如梦的屁股,又想到了什么,道:「你换内裤了吗?」
  白如梦道:「我换内裤干什么?」

  魏征道:「你不是尿了吗?怎么,尿了裤子你不换吗?」

  白如梦恼羞成怒,用力勒住魏征的脖子,吼道:「我那不是尿裤子,我那不是尿裤子!」

  魏征被白如梦勒地直翻白眼,双手拍打着白如梦的胳膊,白如梦才松开了胳膊,魏征干咳了一阵才缓过劲来,道:「你他妈想勒死我啊。」

  白如梦道:「你再敢瞎说,我就勒死你。」

  魏征求饶道:「不敢了,不敢了。你那是潮吹,不是尿裤子。」

  白如梦哼了一声,趴在魏征后背上,不再说话。

  魏征满意地笑了笑,把白如梦往身上托了托,朝山下走去。

  白如梦安静的趴在魏征的后背上,她为什么要趴在这个小男孩的背上,她也不知道,她只是一时兴起,可是没有想到,当她在这个小男孩的背上,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她已经一千多岁了,在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上,居然找到了安全感和踏实的感觉。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只和这个少年认识几天啊。
  这时候,屁股传来微微的疼痛,白如梦咬了一口魏征的耳朵,道:「别乱动。」
  魏征道:「你的桃子屁股太软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就想掐一下。对了,你过去的老公是不是也喜欢掐你的屁股啊。」

  白如梦道:「才没有!我相公才不会像你这么流氓。」

  魏征道:「这叫什么流氓啊,这是对待美丽的态度。如果你看到美食,你是会看还是伸筷子尝一口呢?如果不伸筷子尝一口,那是对美食多大的不尊重啊。」
  白如梦道:「所以,你看到漂亮女子,就想调戏一下呗?」

  魏征道:「也不是,我是有真爱的。」

  白如梦道:「你们的校花董珊珊?」

  魏征道:「不是。」

  白如梦道:「你还有其他的暗恋对象?」

  魏征道:「我认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是我妈。如果老天能给出我一个机会,我就让我妈做的新娘。」

  白如梦道:「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坏心思都打到自己妈妈身上了。」
  魏征道:「那你说说,除了你,还有谁比我妈漂亮,比我妈性感?你是地仙,我肯定不敢打你的主意,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听到魏征不敢打自己的主意,白如梦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她在魏征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魏征疼的大叫,吼道:「你疯了!」

  白如梦道:「谁让你有哪些龌蹉的想法!告诉你,以后不许想你妈!你要敢想,我就咬死你。」

  魏征道:「那你也要说一声啊。你给我看看,有没有咬出血!」

  白如梦道:「放心吧,没出血。看你娇气的样子。还男人呢!」

  魏征道:「男人也不是给你们女人咬的啊。如果想咬,也得分左右两个部分进行啊。」

  白如梦一时没明白魏征的意思,喃喃地道:「咬?左右两部分进行?」瞬间,她就明白了,她的脸红了,在魏征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任由魏征如何叫喊,如何求饶,白如梦就是不松口。

  直到白如梦尝到一丝血腥味,她才松开口,打量着自己的杰作。可能是觉得自己的确是下口太重了,白如梦抬手朝手心吐了些口水,涂在魏征的肩膀上,刚刚被她咬过的伤口瞬间消失了,不过牙印被嵌入肉里,清晰可见。

  本来被白如梦咬的很疼,可一阵清凉过后,肩膀又没有了疼痛感,魏征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如梦抚摸着那个肉里的牙印,道:「给你盖个章,以后你就是我的了,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盘丝大仙!」

  魏征道:「我靠!你太恶心了。居然侮辱我的女神。」

  白如梦道:「我不管,反正你以后就是我的了。你要听我的。」

  魏征道:「想得到我,没那么费劲,古话说的好,男追女,死缠烂打,女追男,衣服脱下。你把衣服一脱,我就是你的人了。」

  白如梦再次狠狠咬住魏征的肩膀,整个玉门山都是魏征凄厉的叫声……
            第十七章我要给你生孩子

  若不是小翠哭爹喊娘,若不是小凤苦苦哀求,高小军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春梦,夜御两女,还让两个女子都臣服在他的能力之下,这样的情形过去只会在梦里出现,魏征真是神仙啊,就用那些药汁泡了那么一下,不但治好了病,还让自己犹如神助,分开两个女子的双腿,看着女子红肿的下体,他的心里有种变态的成就感。

  一定要多准备些那些药汁,更要和魏征处好关系,有这样一位神仙在身边,何愁不能夜御群芳。

  高小军抄起电话,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父亲高文宇。

  高文宇沉思了一阵,道:「你老婆刚生了孩子,你别瞎折腾了,多多陪陪你老婆!」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高小军就一撇嘴,道:「爸,那老娘们是你硬塞给我的!我不喜欢她!」

  高文宇喝道:「混账!不喜欢你当初干什么来的。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钟玲就是我们高家的媳妇,还有,魏征这个人,你要敬而远之。」

  高小军想问为什么,高文宇已经挂断了电话。

  要自己对魏征敬而远之?凭什么啊?和神仙在一起还有错了。这个老头儿啊,肯定是怕有人说他搞「封建迷信」,怕影响了他的乌纱帽,自己可不怕,自己还要靠着神仙,扬名立万呢。

  刚刚只泄了一次,小凤小翠已经睡死过去,肯定是用不了了,高小军拨了一个号码:「小红啊,过来玩啊……带上你的小姐妹……带几个?告诉你,你能带几个,哥哥我就拿下几个……」

  魏征坐在一个墓碑前的水泥平台上,用白如梦教他的方式呼吸,几个循环下来,呼吸越发的顺畅,丹田的气越来越厚重,当气团再次包裹住全身,身体无比的舒畅。

  白如梦轻轻踢了踢魏征,道:「差不多行了,炼气的时间多的是,我们赶快下山,太阳出了就晒人了。」

  魏征慢慢地睁开眼,道:「别动我,我飘了!」

  白如梦道:「滚犊子。你还仙了呢!快起来。」

  魏征道:「是你想成仙,不是我想成仙。」

  白如梦一愣,道:「你啥意思?」

  魏征道:「我突然觉得我挺亏啊。我亏大发了。所以,我要和你好好算算账。」
  白如梦道:「别扯犊子了。你还亏?你都能炼气的,你还亏?」

  魏征道:「我不懂什么狗屁炼气。我就想算算我们之间的帐。」

  白如梦道:「我和你有什么帐算。你快起来吧,快背我下山。」

  魏征道:「滚犊子,我还背你,我这肩膀都被你啃成啥样了。要走自己走,没人拦着你!」

  白如梦当然不能独自走开,她坐到魏征旁边,特意把裙子整理一下,确定不会走光才放心,道:「说说吧,你要算什么帐。」

  魏征道:「对嘛,这也是个态度。」他想起来坐到白如梦对面,白如梦的拐杖搭在魏征的肩膀上,道:「老实坐着,别想偷看。」

  魏征重新坐下,道:「谁稀得看你。」

  白如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魏征道:「昨天你说过,我帮你把拐杖拿回来,你会答应我三个愿望,我把拐杖给你弄回来了,你是不是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白如梦道:「不对!当时我是说,你亲手把拐杖交给我,我会满足你三个愿望。最后拐杖是我自己拿回来的,不是你亲手交给我的。」

  魏征道:「你还要不要脸?没有我给你找,你能拿到拐杖?」

  白如梦道:「一是一,二是二,说好的是亲手交给我,可是你没做到,所以,我不能满足你任何愿望。」

  魏征手锤地面,满地打滚,带着哭腔道:「不带像你这样的,你骗我!你忽悠我!你欺负我是小孩子!」

  白如梦也不理他,任由魏征表演。

  魏征见白如梦不搭理他,他一探身子,抱住了白如梦的腰,道:「白老太太,白老奶奶,你可是地仙啊,你可不能欺骗我这么善良,单纯,天真,幼稚的孩子啊。」

  白如梦道:「滚犊子。你还单纯,天真,你就差头上生疮脚下流脓了。你都快坏透腔了。」

  魏征道:「你可不能这么说我啊,我可是国家的花朵,我是国家的希望啊,我是鲜艳国旗的一角啊!」

  白如梦刚要说「你不是红领巾了」,她感到胸口一紧,低头一看,一支手握住了她的胸部,白如梦又羞又恼,抬起一脚,把魏征踢了出去,魏征一声惨叫,吼道:「白色蕾丝内~ 裤!」

  白如梦把腿夹紧,道:「流氓,你还有完没完?」

  魏征靠着墓碑,道:「没完。你就是赖皮。我可告诉你,说话不算数,会烂嘴巴掉大牙!」

  白如梦道:「滚犊子。还有事没有?没有赶快起来,背我下山!」

  魏征忽的站了起来,道:「有。」

  白如梦道:「说!」

  魏征道:「我听你说,你的魂和我的魂交合在一起,是不是真的?」

  白如梦道:「是。」

  魏征道:「那身体是不是我一个人的?」

  白如梦道:「是。」

  魏征道:「也就是说,我是树你是藤,你依附着我,对吧!我现在这棵树有想法了,不想要你这个藤了。你把你的魂从我的魂里分开吧。」

  白如梦苦笑道:「我们是一体的,你让我怎么分开?」

  魏征道:「你不是地仙吗?你自己想办法呗!我告诉你,我受够了,让你又打又骂的,还被喂虫子,告诉你,大爷我不干了。」

  白如梦道:「我打你还不是因为你耍流氓!」

  魏征道:「那你就和我分开呗,离开我,我就不能对你耍流氓了。」

  白如梦道:「我不是分不开吗?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啊!」

  魏征道:「你是地仙啊,你有能耐啊。你自己想办法呗。」

  白如梦想争辩,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扭头,不理睬魏征。

  魏征靠着墓碑坐下,哼着跑调的流行歌曲,斜着眼看着白如梦。

  白如梦实在忍受不了魏征的歌声,道:「别唱了,跟牙疼似的。」

  魏征道:「我的嘴,长我自己鼻子下面,你管我!」说完,唱的更大声了。
  白如梦吼了声:「停!」魏征很听话,真的停了,笑眯眯地看着白如梦。
  白如梦道:「说吧,说说你的条件!」

  魏征道:「我就和你分开!」

  白如梦道:「我也想和你分开,但是我现在做不到。」

  魏征道:「那你说说,为什么我的魂会和你的魂在一起,你是不是找我做你的替身?有一天你会弄死我,你会霸占我的身体?」

  白如梦道:「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我都和你说过,不是那么回事。具体因为什么我和你的魂会合在一起,我也不知道。」

  魏征着急道:「你的意思,以后我们都要这样了呗?」

  白如梦道:「等我的法力恢复到五百年,我就可以驱魂生魄,到时候我们应该就可以分开了。」

  魏征道:「那你现在法力是多少年?」

  白如梦道:「三百多年!」

  魏征道:「完了,还得二百年呢,等到我死了,你也恢复不到五百年啊。」
  白如梦道:「不是的,如果你能帮我修行,我很快就能恢复到五百年的法力。」
  魏征道:「你自己不能修行吗?」

  白如梦道:「我没有魄,想修行需要洞开七窍,然后……」

  魏征打断了白如梦的话,道:「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也听不懂。我帮你修行,我有什么危险没用?」

  白如梦想说「没有」,可是她又不想骗魏征,思考了一会儿,道:「到了一定阶段,你可能会遭天谴。」

  魏征道:「天谴?啥意思?」

  白如梦道:「就说所谓的渡劫!」

  魏征道:「就像电视剧里演的,挨雷劈呗?」

  白如梦道:「不会,你是人,如果你不干十恶不赦的事情,是不会遭雷劫的。」
  魏征道:「那会怎样?」

  白如梦道:「不好说,不过你放心,我可以帮你。起码,你不会有生命危险。」
  魏征道:「你能保证我不会有危险吗?」

  白如梦道:「你死了,我也就死了,你说我能让你死吗?」

  魏征长出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来说说,我有什么好处吧。」
  白如梦道:「我能让你位列仙班!」

  魏征道:「我也成为地仙?」

  白如梦道:「差不多吧。」

  魏征不以为然地道:「成了地仙能有啥用?你是地仙,还不是这个屌样!」
  白如梦急了,道:「你想咋的?不埋汰我,你能死,是不?」

  魏征道:「我不是埋汰你,我是实话实话,你告诉我,你成了地仙又能咋的?去偷东西没偷到还被关了一百多年,火车站偷钱包的,抓到才关十五天。」
  白如梦道:「不是那么说的……」

  魏征道:「那是怎么说?不就这么点事吗?你没真武大帝拳头硬,你就被收拾,你要有白娘子那两下子,别说真武大帝的龟头,南极仙翁的仙草都能弄到,而且不是偷,是眀抢。对了,我问你,是真武大帝厉害还是南极仙翁厉害?」
  白如梦道:「不知道。」

  魏征道:「说不知道就是肯定知道,是不是南极仙翁厉害?你就是不愿意承认你没白娘子厉害。」

  白如梦道:「我是没白素贞厉害,又能怎么样?我和她谁厉害,关你什么事!」
  魏征道:「我必须得考虑一下啊,白娘子后来被关塔里了,她老公也出家当和尚了,白娘子那么厉害连自己老公都没保住,我帮你还能有什么好处?」
  白如梦道:「我能满足你三个愿望。」

  魏征道:「又来了。我都和你说过了,你不是阿拉丁的神灯,别动不动就整三个愿望。还想骗我一次?」

  白如梦道:「我这次没骗你,只要你帮我修行,我就满足你三个愿望。」
  魏征道:「我要娶我妈为妻!」

  魏征话一出口,白如梦被彻底震惊了,她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道:「你……你说什么?」

  魏征坚定地道:「我的第一个愿望,我要娶我妈妈张爱爱为妻。」

  白如梦一个耳光扇了过去,骂道:「畜生!」

  魏征躲闪不及,被打了个结实,他捂着被打肿的脸,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委屈的道:「你干嘛打我?」

  白如梦道:「打你?我应该替你妈打死你!」

  魏征道:「凭什么?」

  白如梦道:「就因为你是畜生!你连畜生都不如!伦理纲常你懂不懂?你怎么……怎么会有这么的下流的想法!」

  魏征道:「你就说你能不能做到吧。」

  白如梦吼道:「滚犊子!」

  魏征道:「你就说你办不到就完了。」

  白如梦懒得搭理魏征,扭头不看魏征。

  这个时候,魏征的电话响了,魏征看了一下,是父亲魏人民打来的,魏征接通了电话,道:「爸,什么事儿啊?」

  魏人民道:「小征啊,听你妈说,你去录电视节目了,录地怎么样?啥时候回来啊?」

  魏征道:「没什么事,已经录完了,我今天就回去。」

  魏人民道:「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魏征忙道:「不用了,刘媛媛会送我回去。」

  魏人民道:「还是我去接你吧,这边还有事要你做!」

  魏征道:「什么事啊?」

  魏人民道:「市长的儿媳妇要见你!」

  魏征感到奇怪,问道:「市长儿媳妇?要见我?见我干什么?」

  魏人民道:「她也不说,昨天半夜就说要见你,我说你去拍电视节目了,今天一早又要你电话号码,就要给你打电话,要见你!还说不见到你,她就不吃不喝不睡觉!」

  魏征一愣,用手盖住电话,对白如梦道:「市长儿媳妇要见我,不吃不喝的,是不是你的法术出了问题,鬼母咒没清理干净啊?」

  白如梦也不搭理魏征,魏征用脚踢了踢她,道:「问你呢?说正经的!」
  白如梦道:「小看我!破个鬼母咒对我来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魏征道:「过去是小菜,你现在不是没有啥法力吗?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白如梦道:「肯定不会,不信你就去看看。」

  魏征道:「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你没清理干净,我现在过去,会不会有危险?」

  白如梦道:「你这小胆儿啊。你放心吧,没有问题。」

  魏征才放心,对电话道:「没事,爸,我这就过去。」

  魏人民道:「你过来的时候小心点。小征,要不你给你师兄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吧。」显然,魏人民是担心市长儿媳妇再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有李天师过来保险一些。

  魏征道:「用不着,如果有什么事,我师兄自己就过来了。」

  挂断了电话,魏征站起来,对白如梦道:「走吧,下山了!」

  白如梦的头依然扭着,没有回应。

  魏征伸了个懒腰,迈步往山下走,突然后背一沉,白如梦跳到了他的背上,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双腿盘着他的腰。

  魏征轻轻拍了拍白如梦的屁股,白如梦在他的肩头轻轻地咬了一口。

  魏征道:「要不我的第一个愿望改一下,让你做我的小妾,白天端茶晚上暖床,你觉得如何?」

  白如梦道:「你如果想变东方不败,你就直说。」

  魏征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到了山下公路边,等了很久也没看到有车经过,魏征要打电话叫车,白如梦趴在他的肩头,道:「你可以跑回去。」

  魏征道:「别扯犊子了,从这跑回去,那不得明天到医院啊。」

  白如梦道:「你已经学会炼气了,身体有了很大的提升,跑回去应该没有问题。不信你可以试试。」

  魏征道:「就一晚上,能提升多少啊?」

  白如梦道:「对凡人来说,提升算很多了。你以为本命蛊白吃了?你一边跑一边用我教你的方法呼吸。」

  魏征也想试试自己的能力,于是,那天早晨,很多人看见,在玉门山通往市区的公路上,有一个少年,双手叠在后背,一路狂奔,他一直跑一直跑,超过了101路公交车,超过了一辆辆电动车……

  到了医院门口,魏征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一路他用白如梦教的呼吸法呼吸,体内一直有气团支撑着身体,倒也不觉得辛苦,但是汗水一直都没有停,全身已经湿漉漉的,连内裤的能拧出水来。

  白如梦从魏征的身上下来,道:「我没骗你吧。」

  魏征道:「还行。要不你教我御剑飞行吧,省的我跑了。」

  白如梦道:「想的美,美学会走,就想跑了。等你筑基成功再说吧。」
  魏征把头凑到白如梦的耳边,故作神秘的道:「你说实话,你会御剑飞行不?」
  白如梦一把推开魏征满是汗水的脸,道:「滚一边去,别把汗水弄我身上。」
  魏征再次把脸凑了过来,不等白如梦推,他使劲甩了甩头发,汗水甩到了白如梦的脸上身上,看到白如梦狼狈地躲闪,擦着脸上的汗水,魏征才满足的笑了。
  到主任室先见到父亲魏人民,和父亲打过招呼,魏人民还是很不放心,一再要求魏征给李天师打电话,魏征也懒得和父亲解释,独自去钟玲的病房。

  在进门前,白如梦把拐杖插入魏征的衣服里,贴在魏征的后背,道:「小心点儿,如果有问题,看我行事。」

  魏征道:「你不是说没事吗?」

  白如梦道:「以防万一!」

  魏征道:「会有什么万一?你先给我交个底呗?如果真有万一,我是跑还是打啊?」

  白如梦道:「我先跑,你再跑!」

  魏征道:「你能跑哪去?你再先跑,不也只能比我多一丈远吗?对了,你是不是还欠我摸胸呢?」

  白如梦脸一红,道:「没有!」

  魏征道:「怎么没有,好像是三次,每次十分钟。」

  白如梦忙争辩道:「就剩一次了,三分钟。」她的话一出口,就看到魏征阴谋得逞的微笑,不由得骂道:「臭流氓。」

  魏征带着得意且满意的笑推开了病房的门,没想到市长的儿媳妇钟玲正坐在外面的房间,和值班的小护士聊天。

  钟玲抬头看到魏征走了进来,她满脸欢喜,尖叫道:「魏征小天师!」
  魏征被这一声尖叫吓到了,他盯着钟玲,下意识地问了句:「什么事?」
  钟玲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魏征,叫道:「魏征小天师,我要给你生孩子!」
  魏征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说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7-18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