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欲,利娴庄](46)[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46)[作者:小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4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六章
 
  乔元小心翼翼问:「孜蕾姐,房子的事我不懂,我就想问问,如果我的老房 子卖了,能换一套房子吗。」
 
  「能。」
 
  吕孜蕾白了一眼过去。
 
  「多大的。」
 
  吕孜蕾思索了一会,说道:「看什么地段了,如果偏僻地段,能换两套一百 八十平方的,如果一般的地段,只能换一套一百八十平方的,虽然地段再稍好一 点,只能换一套一百三十平方的了。」
 
  乔元想了想,问:「一百三十平有多大。」
 
  吕孜蕾更没好气,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多亏乔元开捏玉足,吕孜蕾脚上 一舒服,她就耐着性子解释:「大概……能顶得上你西门巷那间破房子的三倍。」 
  乔元不由大喜:「这么大,够三个人住了。」
 
  吕孜蕾嗔道:「五个人住也不挤。」
 
  乔元心中暗喜,寻思着孙丹丹一家能住上大房子了,他答应给赵倩倩买房子, 这下都不用买。
 
  眼珠一转,乔元恳求道:「孜蕾姐,那你帮我找这么一套房子,我用一套西 门巷的破房子跟你换。」
 
  「真的。」
 
  吕孜蕾先是一惊,有点儿不相信,她来会所找乔元,就是希望能通过乔元, 尽快买下西门巷的老房子,万事开头难,能买下一套就是胜利,可今天一整天了, 她吕孜蕾和她的团队都没谈成一套房子,心里未免泄气,如今乔元开口说要卖一 套房子,吕孜蕾内心多激动,差点就吻了乔元。
 
  「我还能骗你么。」
 
  乔元抹乾了吕孜蕾的玉足,开始揉捏。
 
  等会还要去接利家三个女儿放学回家,乔元不想耽搁时间。
 
  「太好了。」
 
  吕孜蕾兴奋地弹了一个响指:「开了这一好头,西门巷的住户就会容易产生 骨牌效应,我今晚就给你物色好房子,随你挑。」
 
  乔元笑嘻嘻道:「不是我挑,是我邻居赵阿姨,我的房子暂时还不卖,不过 你放心,我那间破房子始终是卖给你的,我和孜蕾姐拉钩了,我要想办法娶你, 我要助你事业成功。」
 
  吕孜蕾冷笑:「哼,帮助我你能做到,娶我是不可能的了,你已经要娶利君 竹,你只不过想要我的身体罢了。」
 
  乔元神色不悦,正色道:「我有办法娶你,不是光想要你的处女,不要老想 我这么坏。」
 
  吕孜蕾见乔元这般严肃,就好奇问是什么方法。
 
  乔元只笑不语,吕孜蕾恨恨道:「卖什么关子,不说拉倒。」
 
  悻悻地脱下制服一甩,娇躯用力后靠,闭目生气。
 
  乔元暗暗好笑,也不着急,悄悄施展按摩手艺来哄女神开心,没几下揉捏, 女神睁开了一条小眼缝,幽幽歎道:「喔,舒服,好舒服,阿元,我有时在想, 如果每天辛苦工作完了,能让你按摩一下,那多幸福。」
 
  乔元坏笑,加紧揉捏:「你没做过爱,等破了你的处,你每天工作完了,我 先给你按摩放松,然后跟你做爱,你会觉得更幸福。」
 
  「小色狼。」
 
  吕孜蕾踢了乔元一脚,乔元身手敏捷,闪电抓住,乘机将一排晶莹玉凿般的 脚趾头含进嘴里,逐一吮吸,这种很另类的,近似于调情的按摩手段丝毫没引起 吕孜蕾反感,她享受这种调情,似乎还能达到放松。
 
  渐渐地,吕孜蕾感到身体太放松了,脑子里总想着男人的下体,欲火焚身。 
  乔元早有了经验,见女神美脸酡红,呼吸紊乱,他站了起来,笑嘻嘻问: 「孜蕾姐,我帮你按摩洗脚,你帮我含一下怎样。」
 
  不管吕孜蕾是否同意,乔元从裤裆里拉出一条骇人的大水管,黑不熘秋的, 龟头粉红,大如鹅蛋,没有半点包皮,说是大水管,相信没人反对。
 
  吕孜蕾就不反对,她握住大水管,询问上面的『大鹅蛋』是否沾有尿水。 
  乔元苦笑:「多少有一点的啦。」
 
  吕孜蕾想笑,笑自己问得这么白痴,美目一闪,她想到了一个急迫的问题: 「这东西,利君竹受得了吗。」
 
  乔元傲然:「她说了,我每天要跟她做一次,要不然,她没心思读书。」 
  吕孜蕾实在忍不住,扑哧笑出来:「这么夸张。」
 
  乔元挤挤眼,眉飞色舞:「等孜蕾姐跟我做过,你也会这么想,每天不跟我 做一次以上,你没心思工作。」
 
  吕孜蕾放声大笑,乔元乘机将大水管顶到她唇珠,好性感的唇珠,万中无一。 
  吕孜蕾没拒绝,很腼腆地张开樱唇,含住了硕大龟头。
 
  电力四射,乔元深呼吸,轻轻抽插大水管;女神轻轻吞吐,唇珠滚动,两人 眼神默默交流着,娇羞之间,隐约有一丝淫荡。
 
  「唔唔。」
 
  乔元难免想入非非,吕孜蕾却吐出了大水管,粉脸桃红:「好啦,我来找你 放松的,不是你找我放松。」
 
  如此绝色,乔元看都看呆了:「孜蕾姐,你好美。」
 
  吕孜蕾芳心一颤,嗔道:「虽然你说的是废话,但我爱听。」
 
  忽然,手机响了,吕孜蕾接通手机:「你们到了呀,我就过去。」
 
  「约会么。」
 
  乔元佯装平静,咬着薄唇。
 
  吕孜蕾见乔元这个小样,抿了抿嘴:「是你大舅哥,大舅嫂约了我,还有郝 思嘉和她老公一起吃饭,大家好久不在一起吃饭了。」
 
  「我没份。」
 
  乔元放心了,女神不是去那种约会。
 
  「大人的活动,小孩子少参与,你要接利君竹,利君兰回家吃饭。」
 
  吕孜蕾穿回了高跟鞋,不知是有意无意,玉足上都是乔元的口水,但爱乾净 的吕孜蕾却没洗。
 
  「还有利君芙。」
 
  乔元笑呵呵的,似乎给吕孜蕾暗示,吕孜蕾何等人物,马上警觉:「我警告 你啊,你敢碰利君芙。」
 
  「怎么会。」
 
  乔元这次笑得很不自然。
 
  穿好了高跟鞋,拿起手袋,吕孜蕾勾住乔元的瘦肩,丰胸故意压过去:「这 时间,你该下班了吧,先送我去莱特大酒店,你再去接君竹她们。」
 
  乔元几乎像木偶般随吕孜蕾走出会所,那丰胸好结实,乔元心思思。
 
  吕孜蕾原以为要坐那辆宝马,没想乔元吹了吹口哨,示意吕孜蕾上崭新的银 色保时捷。
 
  吕孜蕾愣住了,以为乔元开玩笑,没想乔元开了车门钻进去,吕孜蕾赶紧上 车,美目勐眨,车子上路了,她才回神过来:「哟,行啊,鸟枪换炮了。」 
  乔元正色道:「我一直是大炮。」
 
  话刚说完,两人不禁哈哈大笑。
 
  无论如何,吕孜蕾对乔元彻底刮目相看了,她芳心里,乔元所佔的位置越来 越重要。
 
  承靖二中静悄悄的。
 
  学生们几乎都走光了,天色渐暗,一辆保时捷像银鱼般滑入校园,停在教学 大楼前。
 
  两声喇叭响,教学大楼骤然响起脚步声,三位如花似玉的校服小美女从三楼 走了下来,看得出,三位美少女都脸色不佳。
 
  乔元早准备好了说辞:「我准备下班的时候,孜蕾姐来找我洗脚,其实,她 不是来找我洗脚,她是来找我买房子,我听你们爸爸的话,不卖西门巷的房子给 她,她就叽叽喳喳,啰啰嗦嗦地求我把房子卖给她,我还是听利叔叔的话,坚决 不卖,孜蕾姐就叽叽喳喳,啰啰嗦嗦地求我,我就想啊,利叔叔的话必须听,坚 决不卖,孜蕾就……」
 
  「闭嘴了,你才叽叽喳喳,啰啰嗦嗦,快开车。」
 
  利君芙火大了,小肚子咕咕叫着,不知为何,给乔元破处之后,利君芙很容 易饿,老想吃东西。
 
  乔元赶紧发动引擎,保时捷驶出了校园:「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利君兰脸色迅速转好,能见着爱郎,就没什么生气了:「我不怪你阿元,你 什么时候来接我,我都等。」
 
  副座上的利君竹咯吱一笑,娇嗲道:「老公什么时候来接我,我也会等嘛, 等到花儿谢了,也等嘛。」
 
  话音未落,后座的利君芙做了个呕吐状:「我要吐了,这种肉麻假话你也说 得出口,刚才是谁骂那个姓乔的不守时,不帅,不高,除了鸡巴大之外,没半个 优点来着。」
 
  车里一片笑声,利君竹很不好意思,涨红着小脸蛋:「肯定不是我说的,我 怎么会这样说自己的老公。」
 
  「没说你,是骚货说的。」
 
  利君芙没笑,一直没笑,她的话惹怒了利君竹:「你才是骚货。」
 
  这下,利君芙笑了,很得意,很狡黠:「哼哼,说漏嘴了吧。」
 
  利君竹情知说漏了嘴,之前在教室里左等右等都不见乔元来,她当然生气了, 说了几句乔元的怪话,没想到妹妹爆了出来,美目一眨,利君竹欢叫:「阿元, 车子好漂亮哦,谁的车。」
 
  乔元绷着脸:「别吵我,我在开车。」
 
  心里特恼怒,说他不守时没问题,说他不帅不高也没问题,但不能说他除了 鸡巴大之外就没优点,至少洗脚很棒的,乔元越想越气。
 
  「对对对,司机开车很重要,不能让司机分心。」
 
  利君竹瞧出爱郎生气了,嗲得不行,小蛮腰一拧,从副座侧身倒下乔元,小 脸蛋靠在乔元身上。
 
  一旁看热闹的两妹妹都在后座里掩嘴偷乐,看大姐姐如何收场。
 
  「我在想一个事。」
 
  乔元牙痒痒。
 
  「什么事嘛。」
 
  其实,利君竹也在偷笑,乔元本来不知她偷笑,这一靠过来,乔元感觉肩膀 发颤,就知道利君竹在笑了,他更气恼,冷冷道:「我在想,晚上要不要把你利 君竹吊起了,然后……」
 
  利君竹倏然一惊,坐直了身子,漂亮的大眼睛瞪圆了:「然后强暴我么。」 
  车后座响起了两声惊呼,乔元差点笑出来,他强忍着,作出一副凶巴巴的样 子:「不错。」
 
  谁知利君竹一点都不害怕,不但不害怕,反而很兴奋娇嗔:「大鸡巴阿元, 你好狠心?,竟敢强暴校花。」
 
  车后座的两人坚决反对利君竹是校花,都说校花是她们。
 
  乔元最讨厌女人喊他大鸡巴阿元,利君竹激怒了乔元,正要发飙,二丫头利 君兰娇滴滴道:「我听说女人被强暴时,最容易怀孕,阿元要记得戴套子哟。」 
  利君芙用力一吐:「我呸,没听说过流氓强暴女人会戴套,强暴就是强暴。」 
  利君竹讥笑:「你懂得真多,你被流氓强暴过吗。」
 
  利君芙两眼一亮,勐点头:「说对了,我真被流氓强暴过一回。」
 
  二丫头利君兰脸色阴森:「君芙,你敢说流氓是谁,我就信你被强暴过。」 
  她言下之意,是不许利君芙乱说乔元。
 
  利君芙岂是随随便便被压制之辈,她瞪大眼睛看乔元的后背,气鼓鼓的,憋 红了脸,眼看着就要说出『流氓』的大名,这时,乔元突然引吭高歌:「我是流 氓我怕谁,我是坏蛋我怕谁……」
 
  蓦地,保时捷里爆发震耳欲聋的笑声。
 
  利娴庄的饭厅上空音乐悠扬。
 
  很有生活品味的胡媚娴在晚餐的时候放了莫扎特的音乐作品,王希蓉虽然品 味不高,但优美的音乐能使人身心舒服,她的品味也在慢慢提高。
 
  利君竹和利君兰都换上了便服,唯独利君芙仍然穿着校服,好久不穿校服了, 她很不愿意脱下,今天重新回到校园,很多见闻和新鲜事必须一吐为快,席间都 是利君芙在高谈阔论。
 
  利兆麟夫妇见宝贝女儿这么高兴,心中好不感慨,反正以后有乔元做护花使 者,就不让女儿待在家了,学校是孩子成长的地方。
 
  胡媚娴有点不高兴,她给乔元买了新车,没想乔元开了一辆新车回来,虽说 还是胡媚娴买的那辆贵一点,但那银色保时捷也很有范,也适合年轻人开。 
  问起是谁送的车,王希蓉说出了朱玫的芳名,胡媚娴没想到王希蓉还有这般 出手阔绰的朋友,对王希蓉也看高了几分。
 
  利兆麟是豪爽之人,与朱玫有一面之缘,见她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女婿,利 兆麟有心结识,要王希蓉找个时间约朱玫吃个饭,当面感谢她。
 
  王希蓉自然满口答应,她不知道,她这引见,却促成了一段淫事。
 
  吃过晚饭,胡媚娴坦言要教乔元看玉识玉,王希蓉听了,感动得差点下跪, 直言胡媚娴是乔家的大恩人,大贵人,儿子有了这本事,以后哪还愁吃穿,哪还 要天天给人洗脚。
 
  「娴妹,我王希蓉下辈子也想给你做牛做马。」
 
  王希蓉是真心感谢胡媚娴,把发财的本事拿出来,那绝对是把乔元当自家人 了。
 
  胡媚娴安慰道:「蓉姐,你言重了,阿元好,我女儿也幸福的。」
 
  顿了顿,小声在王希蓉耳边嘀咕:「你跟兆麟开心去吧。」
 
  「娴妹。」
 
  王希蓉娇羞之下,更是感动得难以言表。
 
  乔元懂了一些玉石文化,对玉敬重了起来,沐浴更衣了才去后花园,因为玉 石圣洁。
 
  王希蓉早已在地下室的小屋里等候,她也沐浴更衣了,有了昨夜的教训,胡 媚娴穿得很端庄,但美色喷礴,乔元难免心猿意马,好在他定力强,听得进去, 也学了进去。
 
  已是深夜。
 
  这时候才吃晚饭的人一定很委屈。
 
  张剑就很委屈,很郁闷,很愤怒,这时候才吃晚餐,是从来没有过的,龙申 都不会这么待他,那燕安梦竟敢要张剑加班到深夜,这口气实在难忍,可又不能 不听,万一被燕安梦开除,可不是闹着玩。
 
  吃的是咸澹不均的蛋炒饭,喝的是洗锅水差不多的骨头汤,这加班晚餐着实 令人心寒。
 
  幸好张剑有所备,早早托人买了半斤烧排骨,这会再开了一瓶藏在办公室抽 屉的二锅头,张剑总算聊以自慰,他哼起小曲。
 
  正喝得舒服,正哼得有兴,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一位美少妇走了进来,她正 是『足以放心』洗足会所的总经理燕安梦。
 
  「张经理,有位钻石客户要洗脚,我推不掉,你吃完东西了就去洗一下,别 让客人等久了,他给的小费不低喔。」
 
  一般会所晚上九点之后服务都会加收服务费,也称小费,小费额度不等,但 基本不低,毕竟来会所消费的客人都是有钱人。
 
  然而,张剑冷冷地拒绝了:「我有点累。」
 
  其实他并不累,他是心里窝火,他不愿被一个新来的女人指来呼去,何况他 正喝得兴致,这会就是给他三倍的小费,他也不愿放弃眼前的烧排骨。
 
  「我答应了客户。」
 
  燕安梦闻到了酒气,蹙了蹙眉,露出厌恶之情,若不是水平高超的技师稀缺, 她还真不愿意张剑给客人服务。
 
  「找别的技师嘛。」
 
  张剑好不耐烦,举起二锅头,对着瓶嘴喝了一口,那味儿美滋滋的。
 
  燕安梦的心里窜起了一团怒火:「客户非要紫金徽章的级别,我不能随便找 一个技师煳弄人家,人家可是钻石客户。」
 
  「叫乔元来。」
 
  张剑夹起了一块烧排骨放进嘴里,酒壮人胆,他打算来点颜色给燕安梦看。 
  哎,都说酒是好东西,但不能贪杯,贪了容易坏事。
 
  燕安梦不是张剑想像中的那种女人,她说话的声音骤然升高了八度,很严厉, 很尖锐,像锋利的刀子戳到人的肉里:「你什么意思,要我恳求你么,叫乔元来, 你脸皮厚成墙了,人家乔元从早上八点半开始给客人洗脚,洗到下午五点,手皮 都洗破了,你好意思说叫乔元来。」
 
  张剑傻眼里,愣在那里,还没反应过来,燕安梦的声音更尖锐:「张剑,别 以为我下不了决心,到时候,你别怪我狠心,洗不洗随你。」
 
  细腰一扭,燕安梦摔门离去,高跟鞋的声音急促有力,张剑一抹醉脸,怒骂 一句:「臭娘们。」
 
  简直是奇耻大辱,在会所里,除了龙家父子外,只有张剑骂人,羞辱人,他 何时被人骂过,龙家父子是老闆,被他们骂天经地义,无论如何都轮不到一个女 人来骂,张剑越想越气,勐地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了龙申。
 
  龙申正愁眉苦脸,女儿刚回卧室,妻子做着面膜,他和儿子龙学礼在思考着 决定龙家命运的婚姻大事,二选一,是向利家二女儿利君兰提亲,还是向利家小 女儿利君芙提亲。
 
  利君兰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看起来更般配龙学礼。
 
  利君芙才一百五十公分,玲珑可爱,还有好几年发育,姐姐如此高挑,妹妹 也不会差到哪去,娶她也可以。
 
  关键是利家家境殷实,娶谁做老婆都一样。
 
  「学礼,你决定了吗,到底选谁。」
 
  龙申郁闷长歎,所有的设想都被乔元打乱了,他很想儿子能娶个处女,父子 俩的处女情结很严重。
 
  「利君兰给乔元操过了,我选利君芙吧。」
 
  龙学礼做出了最后决定。
 
  见儿子这么说,龙申心中郁气,握紧了拳头:「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乔元,儿 子,你别难过了,不瞒你说,我更喜欢那利君竹,瞧她那眼儿勾魂似的,可惜啊。」
 
  顿了顿,龙申举起拳头,捶打了一下沙发扶手:「哼,将来有机会,我要乔 元跪在我脚下,我让他看着我操利君竹。」
 
  「还有利君兰。」
 
  龙学礼低吼。
 
  「对,还有利君兰。」
 
  龙申兴奋道。
 
  「还有乔元的妈妈。」
 
  龙学礼的双眼一片淫色。
 
  龙申豁然醒悟,一拍脑门:「哎哟,我差点都忘了,乔元的妈妈嫁给了利兆 麟,利家上下全是美人,想法子把男的都送进监牢了,留下美人让我们父子享用, 呵呵。」
 
  正忘形,手机响了,龙申一看是会所的电话,赶紧接通,电话里,张剑哭哭 啼啼:「龙老闆,你给我做做主。」
 
  「怎么了张剑,你也不看看时辰。」
 
  龙申紧皱眉心,一般过了晚上十一点,没天大的事,龙申不允许有人打扰。 
  张剑很清楚老闆的规矩,这不是到了万般无奈么,「对不起,龙老闆,燕安 梦叫我加班,我加班到现在,现在都深夜了,龙老闆都休息了,她还没完没了, 又叫我加班。」
 
  龙申本来就心情不好,一听只是这种破事,不禁暴怒,因为担心被妻子听到, 他才咬牙克制,语气冰冷:「那我们掉个头,我加班,你休息好不好?」 
  张剑跟随龙申多年,熟知龙申的脾气,他暴怒反而是好事,他说冷话那可怕 了,一瞬间,张剑吓得酒醒了七分,赶紧道歉:「我说错了,我说错了,我加班, 我加班。」
 
  挂断电话,龙申脸色铁青。
 
  龙学礼问发生什么事。
 
  龙申轻轻点头:「这个燕安梦我没看错她,果然有魄力,这时候还让会所营 业,收入会大大增加,她让张剑加班,张剑找我哭诉,哼,我警告了张剑。」 
  龙学礼不禁破口大骂:「这狗东西以为自己是谁,紫金徽章整天挂着,不干 活拿高工资,我早看他不顺眼。」
 
  「哎。」
 
  龙申摇手歎息:「这是小事,我们眼下得琢磨着收拾那乔元,他知道我们很 对秘密,他跟着我们一起去利娴庄相亲,他知道我们要娶利娴庄的女人,他妈的, 他竟然背着我们搞了利家的女儿,搞了一个还不行,还要搞两个,我的肺都气焦 了。」
 
  「还好剩下一个。」
 
  龙学礼有一丝庆幸。
 
  「嗯。」
 
  龙申似乎方寸大乱:「你妈妈说后天去提亲,我说呀,明天就去。」
 
  龙学礼倒是冷静了:「爸,我们不要冲动,还是妈说得对,我们提亲要跟人 家先打个招呼,后天去比较合适,也不差一天了,明天贸然去利家,有些仓促。」 
  经儿子这么一提醒,龙申冷静了下来:「好吧,听你娘的。」
 
  龙学礼蓦地奸笑:「爸,我有想法,保准能收拾乔元。」
 
  龙申愣了愣,半信半疑:「说来听听。」
 
  龙学礼马上凑近龙申的耳边,嘀嘀咕咕起来,龙申越听越觉得有趣,两眼精 光四射,频频点头。
 
  突然,手机又响了,龙申一看还是会所的电话,简直快要气急败坏,他以为 是张剑,可一接通,电话的那头却是燕安梦的哭泣,龙申大吃一惊,忙问:「安 梦,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
 
  燕安梦告诉龙申,刚才被张剑调戏强暴。
 
  龙申一听,脑袋顿时嗡嗡作响,他总算是人物,冷静道:「我马上过去,你 等我,别哭,别报警。」
 
  放下手机,龙申赶紧换衣,龙学礼追着龙申的屁股问:「怎么了,爸爸。」 
  龙申怒骂:「我操她妈的张剑,他疯了,他竟敢强奸燕安梦。」
 
  「我打他电话。」
 
  龙学礼气得鼻子都歪了,奴才强暴主人的爱宠,这不是活腻了是什么,不料 张剑的手机关机。
 
  「他关机了。」
 
  「我们走。」
 
  龙申示意儿子同去,深更半夜的,一个人应付突发事件不安全。
 
  父子俩刚要离去,一条倩影挡住了去路:「你们去哪。」
 
  原来是龙申的老婆,龙学礼的母亲刁灵燕。
 
  天气炎热,又敷着面膜,身材丰满的刁灵燕只穿着轻柔的吊带碎花短上衣, 她好雪白,鼓鼓的大胸脯让父子俩都瞄了一眼,贴肤热裤,高跟拖鞋,两条浑圆 玉腿如玉柱般笔直,那饱满的丰臀简直性感绝伦。
 
  龙申无心欣赏妻子的美色,敷衍道:「会所有些小麻烦,我和学礼去处理一 下。」
 
  面膜下的脸有些恐怖:「要你们两个都去,恐怕不是什么小麻烦吧。」 
  龙申佯笑:「老婆请放心,无论遇到什么麻烦,我们都能搞定。」
 
  刁灵燕冷冷道:「小心点,明儿我去会所看看。」
 
  龙家父子不敢耽搁,怕燕安梦出什么意外,他们匆匆离家,赶去『足以放心』 会所,父子俩本来不想刁灵燕去会所的,这下没戏了,父子俩好不懊恼,对张剑 恨之入骨。
 
  龙家父子刚一走,刁灵燕就火速回了卧室,拿起手机发了一则短消息出去: 「明天中午12点那房间见,不见不散。」
 
  短信很快就回复:「不见不散。」
 
  刁灵燕细心地删除了短消息,面膜脸没表情,但一双迷人灵动的大眼睛饱含 着期待和兴奋,她不知道,有人在偷窥她,她的兴奋之情全都落入了一位十七岁 小美人的眼里,这小美人就是刁灵燕的女儿龙雪。
 
  「妈咪。」
 
  龙雪娇娇喊,这一喊把刁灵燕吓了一大跳。
 
  龙雪皱鼻,说母亲心怀鬼胎。
 
  刁灵燕佯装生气,龙雪却大声道:「缘分啊,缘分。」
 
  「什么缘分。」
 
  刁灵燕问。
 
  龙雪诡笑:「妈妈一定没想到,这么巧会在莱特大酒店见到那位利灿利先生。」 
  刁灵燕按了按面膜:「你也见到他了,也是缘分啊。」
 
  龙雪狡黠道:「我见到他不紧张,妈妈见到他很紧张。」
 
  「小鬼头。」
 
  刁灵燕娇嗔。
 
  龙雪眼珠一转,问得很露骨:「妈妈跟他上床了?」
 
  「没。」
 
  刁灵燕扯落了面膜,露出一张绝美的鹅蛋脸,经过面膜润滑,她美得艳光四 射,肌肤粉嫩,看起来只像龙雪的姐姐。
 
  「没有充裕时间上床吗。」
 
  龙雪似乎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刁灵燕看着女儿,脸儿微烫,似乎一点都不气恼女儿的口无遮拦。
 
  龙雪瞄了一眼母亲的手机,追问道:「妈妈刚才发短信给他,对吗。」 
  刁灵燕不禁长歎:「雪儿,你太聪明了,我确实约他明天在酒店见面,就是 今晚我们吃饭的那个酒店。」
 
  龙雪两眼大亮:「打算跟他上床吗。」
 
  刁灵燕抿嘴一笑,居然不否认:「你会告诉你爸爸和你哥哥吗。」
 
  龙雪马上表忠心:「当然不会,妈妈是我最爱的人,但我要看你和利先生做。」 
  刁灵燕一怔:「你想怎么看。」
 
  那意思竟是不反对。
 
  龙雪聪慧过人,隐约猜到了什么,她激动抱住母亲的脖子,腻声道:「妈妈, 你老实告诉我,吃晚饭的时候,你说肚子不舒服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趁那个时 候,出去跟利灿亲热了。」
 
  刁灵燕脸色大变,呆愣半晌,竟然承认了:「我的天啊,你好聪明,雪儿, 什么都让你猜到,妈妈乾脆都告诉你算了,省得你问来问去,问得妈妈头晕。」 
  龙雪知道母亲出轨,竟然不吃惊,不生气,而是特别亢奋:「我要听细节。」 
  刁灵燕娇羞:「什么细节。」
 
  龙雪勐眨大眼睛:「就是他进入妈妈身体的细节。」
 
  刁灵燕犹豫半晌,羞答答的同意了,她对女儿无话不谈,女儿不止是她刁灵 燕的女儿,还是她的知心朋友,刁灵燕几乎什么秘密都告诉女儿,她示意女儿先 把门关好,然后一头躺下了床。
 
  龙雪关好了卧室门,兴高采烈的爬上床,来到母亲身边,她要听听发生在晚 餐时间的,那些属于母亲的艳遇。
 
  原来,下午刁灵燕和女儿逛街后,就直接到了莱特大酒店,准备和丈夫儿子 以及女儿一起吃团圆饭,就在酒店的电梯里,刁灵燕和龙雪遇到了三人,这三人 是郝思嘉,邱宜民,还有利灿。
 
  意外相遇,自然产生微妙的情感,刁灵燕还琢磨着如何约利灿出来见面喝茶, 却在酒店相遇了,人生总会有巧合。
 
  两人都很兴奋,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刁灵燕和利灿表现很得体,很克制, 只是很礼貌的寒暄问候,利灿甚至都没有把刁灵燕介绍给郝思嘉和邱宜民。 
  电梯很快就到莱特酒店的中餐厅,大家分别去各自定好的包厢,他们彷彿只 是普通朋友的偶遇,然而,事情出现了戏剧性变化。
 
  落座包厢后,利灿忽然想开一间客房,晚上吃完饭后,就跟妻子在酒店客房 住一晚,因为不羁的利灿希望能跟妻子尽情享受一次性爱,在家里做爱总会有点 约束,无法彻底放开,而且家里多了两人。
 
  于是,利灿假说冼曼丽准备到了,要到楼下去接她,便离开了包厢,坐电梯 下楼,到酒店服务总台开了一间豪华客房,准备晚上和妻子共度春宵,可当他拿 着感应钥匙牌进电梯的时候,却又意外的见到了刁灵燕,她下楼来是去拿遗忘在 车里的手机。
 
  这次,刁灵燕只是一个人,龙雪没跟在身边,利灿也是一个人,他们的热情 瞬间被引爆,利灿主动陪刁灵燕去拿手机,刁灵燕没拒绝,她内心里求之不得, 不知是有意无意,来到停车场,刁灵燕打开那辆白色玛莎拉蒂的车门时,她跪在 车里,噘着浑圆的肥臀找了好长时间,相信一旁的利灿能欣赏到了那迷人的臀部, 刁灵燕对自己的臀部最有信心,她的臀部堪称完美,比肩欧美女子,浑圆挺翘, 何况她穿的是时尚窄裙,完美翘臀几乎完美呈现,利灿自然一览无遗。
 
  拿到手机的刁灵燕和利灿一路有说有笑走回了酒店大堂,进入电梯时,眼尖 的刁灵燕意外发现利灿手中拿着酒店的钥匙牌,就好奇问利灿为何开房。 
  利灿机敏,说晚上跟几个朋友吃饭,会喝酒,怕喝多回不了家,就预先开了 酒店房。
 
  随即,利灿向刁灵燕发出了试探性的邀请:「我也不知这家酒店的客房好不 好,是否物有所值,灵燕姐,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
 
  刁灵燕也是聪明人物,她顿时芳心鹿撞,按理说,女人绝不能随男人去酒店 客房,无论什么借口,不过,人家利灿陪她去停车场拿手机,她陪利灿去看看酒 店客房也在情理之中,于是,刁灵燕很爽快就答应了,两人一起去看酒店客房, 刁灵燕还走了进去。
 
  事情起了变化,利灿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再次试探刁灵燕,他关上了房门, 如果刁灵燕有反感惊慌的表情,利灿不会有进一步的行为。
 
  令他激动的是,刁灵燕只是美脸微红,没有不满和惊慌,利灿明白了,他明 白这个美丽的女人喜欢他。
 
  利灿当然不会放过千载难逢的机会,他邀请刁灵燕坐上床,刁灵燕脸红红的 坐了上去,利灿要刁灵燕试一试床垫是否弹性好,刁灵燕真的用极美的翘臀压了 压床垫,对利灿说床垫的弹性很好。
 
  「不知两个人一起压,弹性会怎样。」
 
  利灿走近刁灵燕,站在她面前,只停顿了几秒,他就把刁灵燕推倒在床,身 上压上去,激情一触即发,刁灵燕象徵性地挣扎几下就放弃了,她的小香唇被利 灿封住,舌头侵入,她的双臂被抓牢,她鼓鼓的大胸脯急促起伏着。
 
  时间并不充裕,都要回包厢吃晚饭,离开太久会让家人朋友起疑心。
 
  两人相视一眼,就心有灵犀,他们瞬间疯狂接吻,疯狂拥抱,没有多说话, 只有纠缠的喘息。
 
  利灿拿出钩状阳物,掀开刁灵燕的窄裙,扯下了漂亮小内裤掉,插入的那一 刹那,刁灵燕就感受到了阳物的不同,很硬很烫,粗壮有力,最重要的是能摩擦 到以往无法摩擦到的位置,不得不承认,钩状阳物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血脉贲张,气势如虹,两人上演了一出激情大戏。
 
  刁灵燕很兴奋,很舒服,她疯狂地迎合利灿的抽插;利灿释放他的不羁和野 性,抽插的密集程度前所未有。
 
  「啊……」
 
  不知什么原因,刁灵燕的高潮来得很快,也许是很久没性爱了,也许跟喜欢 的人在一起容易有高潮,亦或者是钩状的阳具有这种能力,能让女人轻松达到高 潮。
 
  手机响起,两人的手机都响了,他们必须结束做爱。
 
  刁灵燕似乎无所谓,她根本不在乎手机响,迷人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利灿, 美脸酡红。
 
  利灿不能无所谓,尽管他没射,尽管他很想跟刁灵燕疯狂下去,但他是不羁 的,理智的,他不急于分分秒秒,反正已有了这层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他绅 士地拔出钩状阳具,迅速整理衣服。
 
  刁灵燕微微失落,女人更感性一些,虽然从进入客房到高潮只有短短六七分 钟,但绝对刻骨铭心,她不想让利灿小看,她整理衣服的速度也飞快。
 
  「后来,在吃饭的时候,他发短信给妈妈,让我去那间酒店客房,我就跟你 爸爸说肚子不舒服,可能来月事了,要去买卫生巾,幸好你爸爸没起疑心,然后 妈妈就……」
 
  香艳故事说到这,刁灵燕浑身热烫,柔情似水,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 
  龙雪如此聪慧,自然明白母亲藉故去买卫生巾后所发生的事。
 
  「这次他射了吗。」
 
  龙雪真是口无遮拦。
 
  刁灵燕没想到女儿敢问这事,但她依然如实回答:「嗯,射了很多,妈妈好 担心会怀孕。」
 
  「明天吃避孕药吧。」
 
  龙雪道。
 
  刁灵燕娇嗔:「你懂得真多,你还是处女吗。」
 
  龙雪娇笑:「我当然还是处女,琳达和依云都不是处女了,她们经常跟我讲 这方面的事,所以懂一点点啦,哪有妈妈这么老练。」
 
  「去你的,什么老练,妈妈什么时候找过野男人。」
 
  刁灵燕佯装生气,秀眉微蹙,她有些意外:「琳达和依云都不是处女了?我 的天,看来我家雪儿的处女也不会留很长时间。」
 
  龙雪娇羞,咯吱一笑,坏坏问:「利灿野不野。」
 
  刁灵燕听出女儿的意思,野男人总是吸引女人,回味下午在酒店的一幕幕, 刁灵燕心驰神往:「他救过妈妈,野得很。」
 
  说着,笑靥如花。
 
  龙雪心知母亲真心喜欢上了利灿,揶揄道:「明天吃避孕药没用,妈妈约了 他,你们肯定还要做的。」
 
  刁灵燕妩媚:「妈妈后天再吃避孕药。」
 
  「后天他约妈妈呢。」
 
  「那就不吃了,咯咯。」
 
  已是深夜,市二中教职员工宿舍一片寂静。
 
  文士良做了个恶梦,梦到被乔元一顿暴打,他惊醒了,浑身疼痛,他是吃了 止痛药和安眠药才睡下的。
 
  忽然,文士良听到卧室外传来笑声,还有人说话,家里似乎有人来。
 
  文士良一看床头的时钟,已是凌晨两点,这么晚了会是谁来呢,他挣扎着想 起床,可肋部痛得厉害,又没人搀扶,他放弃了。
 
  尽管有学校的医疗补助,文士良还是离开医院,回家休养更好,一来能省则 省,二来在家里可以最大限度监视妻子,他有察觉妻子燕安梦变得活泼时尚了, 性感了,文士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感觉妻子有了外遇。
 
  如果外遇的对象是利兆麟,文士良没多大怨言,反正妻子被利兆麟糟蹋过, 他担心妻子还有其他外遇,他知道燕安梦恨他,他更知道燕安梦是一个有野心又 漂亮的女人。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08更新.